香港 矛盾重重的小圈子选举政治

字体大小:

香港特首选举无论是参选、候选以至投票,都是由1200人所组成的选委会包办,而这个选委会缺乏普遍的代表性,选举结果主要受制于中共中央,是以被称为“小圈子”选举,是一种“大集权小开放”的选举模式。这次特首选举已是香港回归之后第六次,是雨伞运动之后的第一次,受到社会各方高度关注。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曾说希望这次选举是团结之旅,透过选举团结社会各界。可是,选举运作至今也已有两个多月,正进入提名阶段,个中动态及争议使人目不暇给,给人主要的印象反而是矛盾重重。

香港政策的去向

雨伞运动以来,各种迹象显示中央所奉行的对港路线是强硬的,按常理应该由以推行强硬政策着称的现任特首梁振英连任。所以,当梁振英在选委会选举前突然宣布因家庭理由而不寻求连任时,各界莫不大感意外,从而推测是否中央对港政策有变。如果不变,何必临急换人,连替换者林郑月娥也被杀个措手不及?难道中央真的以为只换个脸孔就可有效推行同样的强硬政策?如果要变,为何不就让在旁等候多时的曾俊华“出闸”,何以处处留难他?香港回归快20年,中港关系愈趋紧张,香港问题此起彼伏,中央对香港政策应该有所总结及宣示,好让港人以至参选人有个明确的议论对象,使参选人在制定政纲时知所应对。

认受性危机

小圈子选举不是公平的选举,认受性有先天不足的缺陷。它仅有的认受性主要是透过已有的法律和民意表达来建立。有关选举的安排,好歹已有《基本法》及本地选举法规定,只要依法行事就带有若干认受性。此外,根据中央的宣示,特首除了获得中央信任外,也要获得港人拥护。参选人为了民望,自然要面向社会,争取舆论的支持。在竞选过程中,民众的参与愈多,选举的认受性也愈高。可是,选举启动以来,中央自己也忍不住手,明目张胆地介入选举过程,试图左右选举的结果,使选举的认受性大打折扣。不少媒体均有报道人大委员长张德江等中央要员南下深圳接见香港各界选委,表示中央属意林郑月娥,要求大家支持她。事实上,更早的时候中联办已经四出活动为林郑月娥拉票,令人为之侧目,甚至引发一些选委公开的怨言。以上这些来自中央的干预只会削弱选举在大众眼中的公平性和认受性。当中方为个别参选人奔走拉票的时候,参选人的民望争夺战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由于曾俊华的形象较温和可信,而竞选策略也运用得宜,其民望在目前抛离林郑月娥,形成官意与民意背向的态势。如果这种矛盾的现象持续下去,最后胜出者与民意倒挂,选举的认受性只会更进一步下挫。

流言政治盛行

选举之初我曾在这里写过,隐秘传播是小圈子选举传播的一个特点。所谓隐秘传播,是指传者所用的符号较为密实,不为大多数人所觉察,只有特定人士才能认识和解读。在缺少公开资讯的情况下,香港传媒和民众只能从“暗码”中读取资讯,从领导人的言行中查找蛛丝马迹,或是从放风人士口中读取政治动向。这次特首选举以来,此一特点愈发明显。为此,人们看重的是传媒的“政情手记”多于新闻报道,就算是新闻报道很多时候也只是“知情人士”或“北京权威人士”透露的消息。连张德江有否南下向部分选委宣布中央政治局“只支持林郑月娥一人”这样的重要的事情都没有人确认,使传媒及社会就有否“钦点”的问题而扰攘不止。其他有关“红灯”、“绿灯”、什么是参选人“死亡之吻”、谁是“??票者”等等传言都甚嚣尘上,让人真假难分,使人有空子可钻,以传言为造势策略,打击对手。如果选举制度是公平透明的,流言发挥的空间将会大为减少。

谁是中央?

另一个重要的矛盾是“谁是中央”的问题。平常没事的时候,我们一般不会深究谁是中央,反正中央就是代表中共拥有最高实权的中央政治局以至最高的决策人。但当事情有争议时,谁是中央就成了疑问。中央可能有不同的政治倾向或派系,因此中央也可能不是铁板一块的,而最高领导人才是最终的中央。中联办是中央驻香港的机构,应该是中央的代表。可是摆在香港面前的事实是,中联办一向支持梁振英连任,何以在最后关头却为人叫停?可见中联办能否代表中央有时也说不准。正因为中央有其不确定性,有些人因而对心中的中央有所遐想,认为习近平一朝没有公开 “钦点”林郑月娥,其他参选人就还有机会。我这里没有嘲弄这些寄望“明主”的人,因为历史说明党内有派,中央也不一定只有一种政治倾向。与此有关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成报》对中联办以至中共党内斗争这几个月来高调、持续和严厉的评析,更加剧了人们对中央一致性的怀疑。如果党内矛盾真的跟香港选举的矛盾混合在一起,香港的问题将会变得更矛盾深重。

结语

小圈子选举是一个矛盾体,而香港也是一个矛盾体,纠结错综复杂。如何可以理顺矛盾,使香港可以走出恶性循环,再重新出发,这是香港目前面对最大的问题。香港要处理的矛盾很多,但是我们要问的是:什么是香港当前最重要的矛盾?如果有关问题得到化解,其他问题自有相应解决的机会。就我的观察,大多数港人所想见到的大概是社会大和解,拥抱核心价值,回归真正的一国两制,使社会重新出发,焕发香港新希望。试问有哪个参选人有这样的识见和执行力?如果有,中央又是否会锺情于他/她?这也是一对矛盾。

作者陈韬文是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兼荣休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