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峰会 难题难解

字体大小: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刚结束亚洲行。蒂勒森在38度线眺望非军事区之后说,如果朝鲜升高挑衅,美国不排除动武。在他转往北京访问前夕,华府匿名官员更透过媒体放话,特朗普政府正在起草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对台军售案。

蒂勒森首访北京,来势汹汹,但在会见习近平时,却与他在日韩强硬警告朝鲜截然不同,反而附和“新型大国关系”旧调:“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中美过招,对台问题,剑未拔,弩未张,显见并非当急要务。

特朗普就任以来,不断恫吓北京,更质疑一中政策,中美猜疑升高,但在习特通信又通话后,似已走回“既联合,又斗争”的老路。习近平说“中美完全可以成为合作伙伴。只要坚持这个最大公约数,中美关系发展就有正确方向。”中美关系显然再度走到新的十字路口。

蒂勒森首访北京,既为外交较量摸底探路,更为习特峰会打底铺路,但峰会日程仍未宣布,只表明“期待尽早举行两国元首会晤”。因中美待解的急迫议题,包括贸易争端,甚至美台军售,如果双方幕僚未能取得共识,恐将拖延习特峰会的预定时程。

中美既然倡议合作,就要创造共赢,但中美当前最紧迫的双边议题,就是如何化解已达到所谓“危险水平”的朝鲜半岛局势。尤其,中美对驻韩美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对解放军在南海推进军事基地化争议,正陷入难以化解的对立状态。

东北亚急遽恶化的形势,已进入战略专家们所形容难以解局的“死循环”。萨德入韩更引爆中方的战略疑虑。特朗普、蒂勒森增强对朝鲜动武的严词警告,或金正恩加速核导试验进程的态势,似乎都在将“第二次韩战”的可能危险氛围推向新的高峰。

殷监不远,1950年代的韩战,中美都付出惨烈的战争代价。然而,中美关系早已呈现翻天覆地变化,全球最大经济体与最大贸易国的外交较量,应有充分筹码与条件化解朝鲜半岛潜在的战端。中方的调解能量与对朝鲜的制约能力,更是事态发展的焦点。

习近平期待与特朗普早日会晤,因中方今年主场外交议程紧凑,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8月北戴河会议、9月金砖国家峰会、10月中共召开十九大。因此,中方评估两国元首早日会晤,有利于开展高层交往,并有利于对东北亚局势与对台军售分歧的及时管控。

然而,特朗普执政刚满两个月,军政幕僚的横向联系与对华政策的理解并不完全一致,核心团队对一中政策的认知与表述也尚待整合。特朗普跳脱传统的决策风格,与中南海核心幕僚的磨合成效,不仅影响峰会进程,更涉及能否有效管控分歧。

相较于对萨德的强烈反击,北京对华府对台军售应是容忍的。近40年来,北京始终在抗议、强烈抗议、严重抗议的声浪中度过。1992年间,美国售台150架F16战机前夕,杨尚昆在会晤两岸密使曾永贤时也只是表示:“这次会严重抗议”,但并没有实质影响中美关系进程。

近20年来的发展经验证明,和平稳定的台海局势与良性互动的两岸关系,应是中美关系朝向健康发展的最大公约数。在特朗普政府有意将对台军售做为中美峰会的“交易筹码”时,对台湾的战略地位与预算资源的分配是否有利,这是蔡英文政府必须审慎应对的战略议题。

作者王铭义是台湾资深媒体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