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恐怖主义:全球反恐新难题

字体大小:

作者:夏文辉

恐怖主义抑或独狼,究竟是怎样产生的?欧美国家长久的文化和宗教优越中,是否为恐怖主义的滋生埋下了情无所愿的种子?

驾车疯狂撞击人群,举刀猛刺无辜路人。又一次独狼行动,伦敦袭击案的血腥场景再一次震惊世界。

这简直是黑色的讽刺:这一天,是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遭受恐袭一周年,而就在英国“独狼”大肆行凶之时,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数百名议员正在议会讨论,英国“脱欧”已经箭在弦上。而就在去年6月23日“脱欧”公投进行的同时,英国“军情五处”下属的恐怖活动联合分析中心对英国面对的恐怖主义威胁水平进行了评估,将其定在了“严重”的等级,这意味着英国土地上发生一场恐怖袭击不再是“可能”或“非常可能”,而是“极其可能”。那些支持“脱欧”的人赞同英国加强边境管控,将恐怖分子尽可能挡在境外。

然而,独狼式的恐怖主义恰恰对边境治理相对“免疫”,过去这些年发生在欧洲的一系列独狼式袭击表明,独狼的本土性较强,很大比例的凶手是入籍甚至原籍的国民。独狼恐怖主义,已经成为全球反恐衍生的新难题。

按照欧美舆论的看法,因为受到全球反恐的打击,极端组织如“基地”“伊斯兰国”被大大抑制,但是受这些恐怖组织及其同伙鼓动的个人或小集团发动的暴力活动,它们与极端组织或许没有直接联系。这类袭击成为越来越重大的威胁。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警方和情报机构明白这一点,并设法阻止它。然而,只有一旦他们失手“独狼”才会有机会,这种机会无法扑杀干净。

恐怖主义对这个世纪的冲击,是以2001年美国遭受“9·11”袭击为标志的。有反恐专家将十多年来的恐怖主义分出三个阶段,一是“基地”这样的恐怖组织直接指挥和实施,造成惨烈伤亡,影响了全球政策战略,二是恐怖主义的“零散化”和“区域化”阶段,他们实施“化整为零”的恐怖突击行动,近几年则出现第三阶段:越来越多独狼袭击的发生。西方专家认为,这种趋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基地”组织遭受重创,失去了策动实施大规模袭击的能力。“伊斯兰国”则从来不具备大规模恐袭的能力,独狼行动却是高便利、低成本,成为恐怖组织针对欧美国家近年首选的方式。

独狼恐怖主义的危害显而易见。反恐部门枕戈待旦却随时可能出现百密一疏;公众的日常神经紧绷,法国巴黎恐袭事件之后,民意调查显示30%的年轻人减少了夜间外出,26%的人进入酒吧时会不自主地审视一下周围人员。独狼事件尽管伤亡人数不一定很多,但恐怖效应很大,加重了社会负面心理。在欧美国家,“伊斯兰恐惧症”正在加深,其结果是穆斯林社区被孤立,民粹主义顺势滋长。更令人担心的是“激进症候”逐渐植入西方文化,不断触发一些原本没有恐怖主义的意识、条件、机会,甚至意愿的人,受到独狼式袭击的吸引,以此表达愤怒和不满。“激进化”是一种社会现象,每个社会都有个人或群体奉行极端观点,但“激进化”不等同“恐怖主义”,具有激进、极端观点的人未必会实施暴力,但如果实施暴力成为一种受感召的社会倾向,独狼恐怖主义就可能常态化。

如何应对独狼恐怖主义已是欧美国家一个难题。更猛的军事打击已经被证明不很奏效,武力可以压制或摧毁一个恐怖组织,但无法消灭其极端思想的散播,而且可能刺激更多独狼恐怖分子,而不是威慑已经倒向恐怖主义的反社会分子。美欧反恐专家认为,在种种的政策、措施中,必须做到三点,一是孤立独狼,最大化阻断其实施恐袭的可能性,二是构建防范独狼的社会网络,在欧洲,不少国家开始重视同伊斯兰社区的沟通,希望政府和社会通过合作遏制独狼的产生和活动,三是网络和信息监控,独狼也有思想意识,精准、全面的情报掌握和分析,能够防患于未然。

但是,独狼恐怖主义仍然无法因此根除。当下的欧洲,人们已经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恐袭一定会发生,不一定的只是时间和地点。那么,该如何消除独狼恐怖主义?德国《明镜》一篇文章指出,只有消除独狼的意识形态,独狼才会消除。说的很对,但是很难。其实当我们审视欧洲或者美国,那里的社会心态基本是将独狼置于敌对,人们缺少更深入的反省:恐怖主义抑或独狼,究竟是怎样产生的?欧美国家长久的文化和宗教优越中,是否为恐怖主义的滋生埋下了情无所愿的种子?

来源:北京青年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