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华现象 林郑怎“补天”

字体大小:

朋友群组传来的“笑话”:“台湾人说:我们今天投票,晚上就知道结果。大陆人冷笑:那算什么,我们今天投票,昨晚就知道结果了。香港人心想:这算什么,我们还未投票,就已经知道结果。”最近重复收到这个“笑话”多次——要为“笑话”加上引号,是因为它笑中有泪,也最恰当地道尽了特首选举的“香港特色”。

选战结束,自然要向前望。但前瞻之际,在刚结束的特首选举中出现的“曾俊华现象”,还是值得重温并解读个中传达的信息。

曾俊华以365票落败,结果早如所料,但他竞选团队的文宣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令曾俊华成为民望最高的特首候选人。而其造势活动的高潮,是上周五的港岛区巡游,最后一站到达占中所在地龙和道及干诺道中附近。地点敏感,但曾俊华的现场发言巧妙地避开了政治,说出了一段令人动容的话:“今日我来这里和大家见面,我希望,我们今晚的相聚,可以为这个地方赋予另一个意义。希望大家记得,在2017年3月24日一个晚上,我们香港人曾走在一起,为一个更团结和更美好的香港,作出最真诚的祝愿。”现场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曾俊华公开感谢现场警察协助维持秩序,群众立即报以掌声。这个场面毋须作任何演绎,大家都应该明白个中的深意。

记忆之中,有数千人自发参加、以支持某一个政治人物的大集会,回归后从未见过,反映出曾俊华竞选活动提出的“信任、团结、希望”得到热烈回应,即使有“接近中央高层权威人士”的近7000字长文力数“中央不信任”的三大原因,但仍无阻市民对曾俊华的支持。

林郑蜜月期 当选后第一天就结束

林郑月娥胜出之后发表胜选宣言,表示“我的首要工作就是去修补撕裂和解开郁结,团结大家向前”。然而话音未落,政府就在周一向多名占中参与者发出拘捕令,“占中三子”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民主党李永达(他说在港大念书时跟林郑月娥一起搞过社运),学联前常委锺耀华、张秀贤等均表示收到警方“预约拘捕”通知。一场“大搜捕”突然发生,可以预见,泛民政党和学生组织势必强烈反弹,林郑的“修补撕裂大和解行动”尚未起动,新的矛盾冲突又生。很多人预言林郑上场后没有蜜月期,现在看来,她的蜜月期在当选后第一天就结束!

建制派团结不代表社会分歧纾缓

林郑得票777胜出,较政圈普遍预测的得票要高,反映“有形之手”箍票十分成功,建制派支持林郑的人不但没有大量“走票”,反而略有进帐。然而得票高的另一面,是林郑无法取得选委的泛民票,有分析指泛民也有若干票“走”到林郑阵营,但数量绝少。事实上,投给曾俊华的365票之中,很多都不是传统的泛民或政治光谱内的“深黄”,而在几个民调中都可“看”出,曾俊华的支持者主要来自较年轻、教育程度较高、倾向认同“曾式价值观”的港人。如果这班人跟下届政府疏离,林郑要修补撕裂的愿望就更加渺茫。

对于林郑胜出,建制派的“解读”以范徐丽泰说得最有代表性:从此香港不再分什么营。范太所指的,是上届特首选举导致建制内分裂成梁(振英)营和唐(英年)营;随着梁振英不再寻求连任,两大“阵营”重新合流,“团结一致”,造就了林郑超额得票胜选。然而,建制派的大团结不代表香港社会的分歧就能够纾缓,林郑不能争取到曾俊华365票背后代表的港人支持和回应他们的诉求,社会上的“郁结”很难解开,更遑论可以达到和谐团结。很明显,泛民政团、专业中产、年轻一代等都选择了跟林郑“保持距离”。如何跟他们重建对话甚至把部分人纳入建制,是下届政府的一项艰巨任务。

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林郑领导下的特区政府要显示“大和解”的诚意,在筹组新一届政府时,透过官员任命、行政会议以及各个咨询委员会吸纳曾俊华和胡国兴的支持者加入,是最具体及即时见效的方法。在筹组新班子时,留用多少梁振英政府内的成员,是能否显示新气象的关键。林郑月娥宣布考虑是否参选特首时,表示过会延续梁振英的治港路线,随即成为众矢之的,并且一直背负着“CY 2.0”的“原罪”,令她无法扭转民望低企的劣势。为了改善“公众形象”和提高新政府的民望,林郑招纳人才加盟时和梁振英班子“切割”,应该是最明智的做法。

跟泛民言归于好机会料微乎其微

在竞选期间,林郑即表示当选之后会尽快召集各党派沟通对话,首个议题是教育,主要是她在政纲内承诺为教育“急需投放额外资源应对……即时增加每年50亿元的教育经常开支”。按先易后难原则,向教育界增加经常开支拨款,各政党没有特别可以反对的理由,应该得到他们支持。然而回归后政府曾经大力推行教改,触动到多个持份者的利益,结果都吃力不讨好。林郑声称新一届政府三大重点政策之一是教育,其取向正确,但难度不容低估。

林郑在政纲中对重启政改和23条立法均作冷处理,不会成为未来5年的施政重点,这样本可避免不少麻烦,但从周一政府宣布对占中人士进行“大搜捕”,看来惩处占中主要人物这个政治炸弹会留给新一届政府。林郑未上任已经要接手这个烫手山芋,要跟泛民“言归于好”的机会相信微乎其微。女娲补天,也就难上加难了。

作者陈景祥是资深传媒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