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中香港的辐射作用

字体大小:

在今年全国两会召开期间,总理李克强提出“研究制订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其实“大湾区”的概念在地方政府的层次已经有长时间并且广泛的讨论,今次经总理的工作报告内提出,说明已经初步的酝酿成功,进入国家重要发展规划的一部分。

所谓“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是将广东省的广州市、深圳市、珠海市、佛山市、惠州市、东莞市、中山市、江门市及肇庆市等9个沿岸或近岸城市,加上香港以及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组成一个国际级的城市群。

从“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来看,在国际上可以参照的有纽约湾区、三藩市湾区、东京湾区等。在发展的历史中,沿岸城市都具备一些特征,就是比较开放、着重创新、外向而国际化,经济结构也多是开放型。而国际贸易货运仍然是压倒性以航运为主,所以沿岸城市在贸易上也占尽地利先机,令到资源配置更有效率,文化交融荟萃不在话下,所以湾区城市在宜居条件方面也是占优。而如果在一个地理湾区上可以有条件发展出足够数量的城市数目,那就形成一个湾区城市群,发挥到“扩散带动、协同增值”的作用。

在其他世界知名的湾区城市群,因为具备了上述的特点,所以都在经济上和文化上扮演带领的角色。这些湾区城市群,部分是在有利条件推动下自然形成,一些就是经政府刻意规划发展而成,就像日本的东京湾区,这是日本集制造业、重工业的区域,产值占了日本本土产值四成。而三藩市湾区是美国加州北部的都会区,人口虽然不足1000万,但凭藉矽谷的成功,已是世界高科技的重镇,也是大批跨国企业总部的所在地,这也令到大量商业服务的专业人士也在这个区域集中。

粤港澳这“9+2”的城市群,其“硬数字”相信是许多人的关注点。把这个大湾区的生产值加起来,已经超过1.4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东京湾区的三分之二,和纽约湾区相若,更是三藩市湾区的两倍。而这些生产值数字,不止是以机械式加数累积所得的数字,随着区内的基建有突破性的完成,这个区域的贯通融和有跨越性的提升。过去这个“大湾区”的概念,只停留在讨论桌上,在实际的地理形势上,仍然有着相当的局限,其中最主要的是珠江把这个大湾区区隔开来。珠江东岸是一块,西岸又是一块,国家改革开放之前,珠江两岸的经济水平大致相若;但在改革开放之后,珠江东岸因为有香港在陆路相邻,经济发展速度远超西岸。东莞固然成为工业制造中心,而深圳在过去10年,也成功转型成为高科技中心,成就瞩目。就算靠东的惠州,也凭大量的投资而急步追上。香港这个沿岸城市,在过去改革开放30多年中,其实就是扮演着“扩散带动”的积极作用,成绩斐然,国家领导人也多次提及。

4座大桥助连成一体

“大湾区”由讨论到成熟以至落实,是需要大量交通配套完成来落实。过去珠江两岸,只靠一条虎门大桥连接,否则要北上至广州地区才可互通,交通往还费时失事。而随着港珠澳大桥的完工,香港这个辐射核心可以陆路直达珠江西岸珠海市,成为这个大湾区的一条大动脉。除了这条三市相连的大桥之外,虎门二桥也会在2018至2019年间完成,而深中通道也相信在稍后期间建成。以前的珠江两岸,单靠虎门桥相连,就好像一个英文字母大楷“A”的模样,到10年内成为有四横相间的一把梯子的模样,那大湾区才有条件成为一体,否则也只是一堆加出来的数字而已!

有了这4座大桥的相通,把原本在珠江两岸发展得相当成熟的交通网络相连起来,成为一个纵横连接的交通网络。而香港作为辐射核心,港珠澳大桥一旦通车,配合即将完工的屯门至赤鱲角海底隧道,再接连深圳湾大桥,以及未来的东大屿都会和港岛的连接公路,相信用一个小学生也常用的词语——“四通八达”——来形容,就最适合不过。

这个“9+2”大湾区的特点,不止是在于那1.4万亿美元的庞大生产值,而这些城市也有不同的定位和发展条件,可作互相配合的发展。香港作为区内的辐射中心,在带动珠江东岸发展之中,自身也取得巨大的商业利益,和珠东地区两蒙其利。当香港可以通过完善的交通网络向珠西地区作出强力的辐射作用时,其能取得的商业回报,自然也相应提高。而对香港自身发展而言,土地缺乏一直是其中一个最大的制约,未来透过跟大湾区其他城市的合作,可以在这瓶颈上取得突破,这也就是在“扩散带动”之外的“协同增值”了。

(文章仅代表个人立场)

作者张志刚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