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条立法前 人大可能再释法?

字体大小:

最近,内地针对港独问题似乎更有制度和研究上的准备,《基本法》第23条立法可能更加逼近。有内地学者建议,在23条立法前可再启动人大释法,以堵塞国家安全漏洞。

先谈研究方面。国务院港澳办主办、全国港澳研究会供稿的学术期刊《港澳研究》,最新一期(2017年第1期)以两篇针对本土和港独的文章打头阵,它们分别题为〈香港激进本土主义之社会心理透视〉和〈“港独”思潮的演化趋势与法理应对〉(下称〈法理应对〉)。

在此之前,国家教育部专门设立针对港独问题对策的研究资助项目——“港独思潮及对策研究”,希望内地的港澳研究界能够协助找出应对港独问题的具体方法,有关文章已陆续刊登。去年8月,受教育部委托研究港独对策的武汉大学两岸及港澳法制研究中心,发表题为〈主权、国家安全与政制改革:“港独”的《基本法》防控机制〉(下称〈防控机制〉)的论文,作者分别是该中心的执行主任祝捷和研究助理章小杉。

内地学者提出解释基本法27条

〈防控机制〉和〈法理应对〉两篇文章,相当具体和有按部就班地建议中央和特区政府如何应进一步应对港独问题。〈法理应对〉一文,作者为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讲师王理万,他以3500多字详述“反击‘法理港独’的法律策略”。作者提出了一个甚少学者提出的观点,就是在基本法23条立法前,全国人大常委在必要时,可以就基本法第27条解释,该条文是保障香港公民权利的宪制基础,现详列如下:

“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

如果全国人大常委就该条文作出解释,那么港独有可能将被剔出言论、出版、集会等自由的保障范围,无疑令北京和特区政府掌握更多法律工具,不过可能会冲击香港的人权法和整体法治。

全国人大常委去年就基本法第104条解释时,已清楚说明:

“‘港独’的本质是分裂国家,‘港独’言行严重违反‘一国两制’方针政策,严重违反国家宪法、香港基本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法律的规定,严重损害国家的统一、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并且对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造成了严重影响。”

“在香港宣扬和推动‘港独’,属于香港基本法第23条明确规定禁止的分裂国家行为,从根本上违反香港基本法第1条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第12条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等规定。宣扬‘港独’的人不仅没有参选及担任立法会议员的资格,而且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以上的说明,笔者相信北京将会视乎情况,随时引用。

此外,〈防控机制〉一文则建议,香港应先就基本法23条立法,之后才实行双普选,理由是香港有各种潜在威胁国家安全的政治势力存在,在国家安全立法真空的情况下实行双普选,这些势力有可能进入制度,对国安构成更大影响。至于基本法23条立法的具体策略,在咨询讨论时,特区政府应说服公众“国家安全不只是中央政府的安全,也是包括香港七百多万居民在内的中华民族的安全”,港独会给香港带来动乱和破坏。

对23条立法会限制公民权利的忧虑,作者建议要让公众明白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公民权利本身是有界限的,那就是不能危害国家安全。在立法程序方面,作者认为汲取了上次蓝纸草案和白纸草案的争议,特区政府今次可选择更严格和完善的程序,以示对正当程序和民意的尊重。

除了以上“研究成果”,全国港澳研究会已于两年前设立“维护国家安全专业委员会”,为23条立法前和立法作好准备。

林郑任内或要完成政治工作

另一方面,在国策层面,总理李克强已经在其2017年工作报告加入“‘港独’是没有出路的”,而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和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他们的工作报告亦有反对和打击港独的表述。可以预见,中央在国策和制度层面已经有进一步打击港独的准备和措施,而基本法23条将更紧迫,行政长官林郑月娥5年任内,可能要完成此政治工作。

以“打击港独”之名,被打击的可能不止港独,还可能波及香港的法治。

作者吕秉权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