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蔡英文须做决断 乘着东亚和解气流起飞

字体大小:

日本首相安倍有意修缮日中关系,开始对大陆倡议的亚投行和“一带一路”计划改采正面评价,并表达参与之意,中方也做出正面回应,认为可以“一带一路”作为两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试验平台。两国元首都将参加7月召开的20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双方有意再度会面,并期待实现两人官式互访,两国有意为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营造友好气氛。中日关系出现转折,对民进党政府而言,可能是新的大麻烦。

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主权争议扩大,自2015年开始陷入低潮,东亚局势显得动荡不安,去年9月出现缓和迹象,G20杭州峰会“习安会谈”后,东京努力向北京递出橄榄枝。此后双方关系逐步回温,不断相互释出和解和促进合作意愿的善意。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大陆反向加速推动亚投行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华府却抢在东京前,对亚投行和“一带一路”采取积极态度,日本多少有被出卖的感受,担忧重演“美国跳过日本与中国接近”的尼克森冲击戏码。

同时,在今年7大工业国集团峰会(G7),美国总统川普在气候变迁、贸易、全球化、移民等所有关键议题上都和欧洲唱反调,加上朝鲜导弹威胁至今没有缓和,川普却一再摆出从“重返亚洲策略”收缩的姿态。川普政策的不可预测性,造成日本必须重新评估,值不值得继续扮演美国的中国拦路虎角色?尤其美、日间也可能在贸易问题上开打,中日经贸关系反而可能取得进展,诸多因素刺激下,改善中日关系渐成为安倍的优先选项。

但横亘中日关系间的难题既多又复杂,除了二战日本侵略责任问题未能总结外,区域政治现实中的钓鱼岛争端、南海问题和台湾问题更是难以跨越的3重障碍,中方对安倍尤其缺乏信任,近期一再要求日本在历史和台湾问题上“言而有信”、“按规矩办事”,把丑话说在前面。“一带一路”要产生经济规模效应,需要庞大的基础建设资金投入,中国无法独力支撑,美、日加入将更能确保“一带一路”的平稳推进与经济效应。安倍则企图透过“一带一路”向沿线国家推介日本的水电、铁路、人工智慧等技术,更希望日本的“自由与繁荣之弧”与“一带一路”对接,他的“价值观外交”也能深入东协并渗透到中亚、北非,双方并不是没有携手合作的利基。

安倍并没有放弃2012年提出以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夏威夷连成“钻石安全保障构想”,成为遏制中国的“亚洲民主安全之钻”的战略思想,对于联合美国确保南海航行自由,也不会产生根本的改变。自民党保守战略观仍将继续阻碍日中关系的推进,但安倍务实推动日、中经贸交流,不但有助于日本经济复苏,更有利于日、中危机的管控,避免冲突升高,也可以抢回发球权,不会成为美、中、日三角关系中弱化的一边。

就算和中国存在战略和安全对抗,安倍仍然希望日、中能建立战略互惠关系,期待习近平能在2018年下半年访问日本,为自己首相第3个任期打响声望。可以预期,在美、中、日三方都不希望升高对抗下,亚太区域有机会展现新的合作契机。

相较于中日关系,两岸关系其实并不存在立即的冲突,毕竟眼前并无决定统独的任何必要,两岸对抗实际上更多导因于民进党“去中国化”政治操作的结果。泛绿假设两岸交流深化将让大陆人、大陆资金、大陆影响力涌入台湾,很快就会控制台湾经济,危害台湾安全,于是用“太阳花运动”把服贸协议送进立法院冰冻起来,执政后更全面推动“去中国化”,结果反而造成资金和人才持续出走,台湾竞争力弱化。

独派认定美、日必定联手反中,台湾可以忍受一时的经济损失,换取未来独立假想的成功。但以美、日相继改善和中国关系的大趋势,独派无法再自欺欺人。蔡政府是中华民国政府,应从恐中心态自我解放,不盲目和大陆市场切割、更没有理由找解放军摊牌。安倍有例在先,蔡政府亦应实事求是,让“新南向”和“一带一路”对接,让台湾乘着中、美、日新的和解气流共同振翅起飞,才是真正爱台湾的作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