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严30年 台湾民主原则面临挑战

字体大小:

解严届满三十周年。对中华民国而言,解严有重大历史意义,若以解严与否划一条线,在此之前,中华民国虽然已经行宪,却仍是威权国家;在此之后,逐渐进入民主国家之林,社会的多元开放,因此而得到伸展。

对于当年蒋经国为何宣布解严,有各种不同说法。一是蒋氏自知不久人世,决定带领中华民国迈出这个重大的一步,回归国家于民主宪政的常轨上;其二是国际压力,尤其是来自于美国;其三是当时国内对于威权统治的不耐已达顶点,解严乃至全面民主化,无法抵挡。

假如摆脱政治意识形态的桎梏,可以轻易发现,是这三个原因交互作用。因此,无论是马英九、宋楚瑜缅怀蒋经国,或者蔡英文向人民致敬,都有其道理。重点是,从历史眼光看,任何因素都不容被忽视,都不应拿来当作政治操弄的藉口。

今天的中华民国台湾,已经与解严前面貌完全不同。政治民主和社会多元,威权和白色恐怖成了遥远记忆,台湾也成为华人世界的民主典范。但最可堪虑的是,民主化后,政党是否能跟着民主脚步往前走?还有政治权力者的掌控者,是否真的有心服膺民主原则,或只是利用民主程序行新威权之实?

国民党是当初宣布解严的政党,但几十年下来,尽管党内民主程序逐渐建立,党内政治菁英的思维似乎仍在原地踏步。

五次总统大选败选了三次,似乎不能让国民党脱胎换骨,摆脱宫廷政治、党内权力利益交换的阴影。缅怀蒋经国遗泽的国民党,仍继续活在过去,留在原地。

当初冲撞争取民主的民进党,如今取得执政,用意识形态操纵民众、诠释历史,用转型正义当武器,清算敌对政党与不同立场者;用国家尊严做藉口,修法管制退将和离退官员赴陆与言论自由,甚至污名化不同族群者,无一不是戒严心态重现。

蔡英文总统说要“终结蓝绿恶斗”,但终结恶斗,不是只有我斗你,不准你斗我。政治人物心中的小警总不灭,解不解严终究只是皮相而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