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转型冲突 台湾政治文化倒退

字体大小:

台湾解严满三十周年,学者对台湾的未来有期待、也有担忧。政大法律系教授廖元豪认为,近十年来出现一套说法,认为其实社会没真正觉醒,还是需要“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例如转型正义等,似乎觉得无穷尽冲突是对的,令人忧心;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则认为,台湾政治文化比一九九○年代还要倒退,令人很遗憾。

前交通部长、现任长风基金会执行长叶匡时则认为,台湾民主“有形无实”的问题近来有恶化趋向,民主法治的素养需要进一步加强,民主政治不只是多数决而已,更重要的对于宪政、法治的尊重。

林浊水表示,解严对台湾来说,是挣脱戒严体制束缚,让台湾有可能自由化及本土化,“台湾优先”的精神在解严后逐渐确立;九○年代解严后,台湾主体意识确立了,对于统独虽仍有争论,但台湾优先已经是共识。

不过,林浊水认为,如今尖锐的统、独之争比较缓和,不幸的是,蓝绿斗争情况却没有比以前减缓,甚至更恶化,他回忆,当时统独对立比现在明显,但朝野政党仍有许多合作案例,现在几乎不见,这是政治文化的明显倒退,令人非常遗憾;他强调,未来的民主化工程,应重新建立一个良善竞争、非斗争的政治文化环境,对国家才有帮助。

林浊水认为,接下来的民主化工程应致力于修宪,建立良善宪政体制,并改革现在陷入朝野恶斗的国会。

廖元豪说,解严对台湾最大的意义,是民众不必再恐惧政府,同时对于社会很多的争端,可以用相对比较和平、比较文明的方式去解决。但比较令人忧心的是,解严后的前二十年,大家似乎比较乐观,都同意可以循着体制,让国家愈来愈好,只是近十年来似乎出现一套说法,认为其实社会没有真正觉醒,觉得还是需要“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例如转型正义等,似乎觉得无穷尽冲突是对的,这比较令人忧心。

民进党发言人张志豪表示,戒严时期,许多民主前辈,牺牲血汗争取民主自由,例如中坜事件、桥头事件、美丽岛事件等,对当时的威权政府形成压力,如果没这些压力,解除戒严不可能发生,“要纪念那个时代台湾人的努力,并珍惜现在的自由,且是世世代代台湾人应永远记住的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