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世界宗教抗争史 东西方诸神都流下血泪

字体大小:

为了减香还是灭香,宗教团体昨天发起“众神上凯道游行,在蔡英文政府连日来不断说明没有灭香后,八方神明最后以“嘉年华”形式,表达诉求,化解可能的争议,也算是“神明保佑”。台湾多年来能保存多元宗教、自由信仰的文化,得来不易,彼此尊重、包容,是政府和民间都必须珍惜的重要价值。

翻开世界宗教界的抗争史,过程是相当惨烈的,宗教自由的争取,往往是付出惨痛的代价,从南亚的越南、缅甸到中东的伊朗、叙利亚乃至欧美,都有史鉴。

戒严的岁月/宗教界集体“反共” 新约教会为“圣山”抗争

在反共的年代,宗教界也曾出面响应政府。1970年10月3日,为响应美国华盛顿五十万人反共胜利大游行,中华民国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和回教等宗教界领袖和教徒代表,特别在台北市中山堂举行盛大庄严的“中华民国宗教徒争取反共胜利大会”,并通过大会宣言,呼吁全世界宗教徒一致奋起,英勇地负起伟大而神圣的反共斗争使命,争取全面反共的胜利。那算是台湾在戒严时期,最盛大的一次宗教游行。

1987年7月2日,故总统蒋经国还在位时,为了土地承租问题,一百余名新约教会教徒搭乘包括一辆大型游览车在内的九辆汽车,欲到桃园国际狮子会年会会场中正体育馆内表达意见。他们不理会维持秩序的警方拦阻,游览车连闯三道关卡,大批新约教徒随即拥向中正体育馆前广场,企图强行进入,警方急调人马支援,双方拉扯,场面极为混乱。

这起事件其实是蒋经国政府与新约教会之间的误解,当年一、二百位新约教会信徒到杳无人烟的高雄双连堀开垦,在山上过着自给自足的的简朴生活,并改名为锡安山(基督教先知以赛亚所预言“耶和华殿的山”),引起当时政府的猜疑,于1980年1月1日出动大批警力围山,将山上的新约教会信徒驱逐下山,一些信徒仍不肯离去,聚居在山下的河滩,到1982年被强制拆除帐棚,在几次镇压过程中曾有数度流血事件发生。此后,台湾的新约教会与政府展开激烈的政治抗争,直到1986年,政府较理解新约教会的行为之后,才允许他们再度回山开垦。

巨变的岁月/越南佛教徒争取自由 绝食、自焚、被枪杀

在越南,1963年吴廷琰政权遭政变推翻前,曾经发生佛教界为争取宗教自由的惨烈抗争。

当年5月,越南政府军队及装甲车在徐城击毙了九名游行示威的佛教徒,佛教徒即提出五项要求,其中包括:自由悬旗,政府停止宗教歧视,政府对徐城示威游行所受的损害予以赔偿。

6月11日清晨,一位63岁高龄的佛教老僧,在西贡最繁荣的一个十字路口上引火自焚,以抗议政府的所谓宗教歧视政策,此一举动震惊西方世界,随后并引发一连串激烈的对抗、冲突。

吴廷琰稍后虽然同意佛教所提,各宗派享有悬挂佛旗同等权利的要求。但佛教徒领袖批评吴廷琰政府,仍未遵守一项解决越南十周之久的宗教自由危机的联合协议,佛教徒更扬言,假若他们的要求未获答应的话,学生和工人们将发起进一步的示威运动,并可能再实行一次自杀抗议。

10月26日,吴廷琰在敞篷车上,为庆祝越南八周年国庆,也为其就职八周年纪念日,检阅军队。11月2日,越南发生军事政变,吴廷琰和他的弟弟逝世。

吴廷琰政权垮台后,越南佛教界对抗政府的行动,并未结束。1966年6月,为了抵制九月大选,佛教领袖释智光继续在顺化一家医院中进行无定期的绝食,约五千名信徒在顺化街头游行示威。在西贡,一百多名和尚、尼姑和青年佛教徒也在佛教总会的化道院开始集体绝食,扬言除非阮高奇总理及国家元首阮文绍辞职,否则不停止绝食。

暗红色的岁月/缅甸“袈裟革命” 仰光十万人反军政府

2007年9月24日,逾十万名缅甸僧尼与群众在缅甸第一大城仰光进行反军政府示威。僧尼反军事执政团的游行规模越来越大,口号也升高为“推翻军政府”,并呼吁全国加入示威行列。

对示威者表达同情的美国、法国、德国呼吁军政府“自制”,勿武力镇压。连日来的游行都是由穿着暗红色袈裟的僧侣带头,泰晤士报等欧美媒体已经开始以“袈裟革命”称呼这波示威潮。

24日的游行是一九八八年缅甸民主运动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内的外国媒体报道,缅甸局势一触即发,一旦情势失控,军政府可能出动军警,担心1988年造成三千人死亡的血腥镇压可能重演。

争平等的岁月/不满独尊印度教 尼泊尔佛教、基督徒上街

1990年6月,为要求尼泊尔政府容许宗教自由,勿再以全球唯一的印度教王国自居,数万名佛教徒在加德满都街头游行,数千名和尚也加入游行行列,有些手持标语牌,上书“宗教自由乃民主之本质”及“唯有在宗教自由的国家真民主才得存在”的标语。

就在这场游行前不久,尼泊尔的基督徒也曾向新成立的民主政府要求宗教自由。尼泊尔一向积极保护印度教,而严惩改信其他宗教。

愤怒的岁月/一张讽刺漫画 让上千穆斯林火攻丹麦大使馆

1980年7月,约20万名巴基斯坦什叶派回教徒不顾戒严法,涌入伊朗首都伊斯兰马巴德,指称巴国总统哈克是“暴君”,并要求废止违反他们宗教信仰的一项赋税。什叶派教徒说,哈克政府官员大多是回教正统派教徒,因而他们受到正统派教徒制订的法律迫害。什叶派回教徒在伊朗境内最多,很多都是伊朗革命领袖柯梅尼的追随者。许多西方国家分析家表示忧虑,苏俄可能试图煽动什叶派教徒,在巴基斯坦发动伊朗式革命。

2006年2月,为抗议丹麦媒体刊登有辱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漫画,数以千计的叙利亚人4日火攻丹麦与挪威驻大马士革大使馆,把此一风波推上最高潮。在丹麦大使馆外,场面最初平和,不料部分民众开始向使馆扔石块,最后并突破警方封锁线,有些人攀越保护使馆的水泥障碍,进入使馆区后纵火泄愤。民众随即转往约六公里外的挪威大使馆,抵达后纵火,警方最后以催泪瓦斯及水龙予以驱散。

寻宽容的岁月/法国禁回教头巾 全球都听得见女性的怒吼

2004年,法国定9月新学年开始,禁止公立学校的回教女性戴头巾,结果引来强烈反弹,全球各地回教徒从当年的1月17日就发动首波同步抗议。法国有五百万回教徒,占全国人口八分之一,冠于西欧,成为抗议的震央,规模最大。

1月19日,一万名民众,大多数是各个年龄层的女性,包着头巾,身披蓝、红、白三色法国国旗,在巴黎游行,高喊“法国哪里去了?宽容哪里去了?”和“头巾是我的选择”等口号。她们拉开布条,上面写着“我们不是基本教义派,也不是恐怖分子,我们是和平的公民”。

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有二千五百人走上街头,约旦、开罗及科威特、约旦河西岸也出现抗议人群。喀什米尔也有妇女高声响应。

甚至北美的严寒大雪也没有浇熄怒火,美国东起华府地区,西至旧金山,都有人潮高喊“我的头巾,我的抉择”,“我的头巾威胁到民主了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