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变慢铁 不符合香港民众意愿

字体大小:

高铁“一地两检”方案明天出炉,正如特首林郑月娥所言,政治争议无可避免,政府势要打一场硬仗。像过往许多问题一样,“一地两检”争论是热是冷,在于“议题设定”(Agenda Setting)由谁主导。泛民和本土派政客已蓄势待发,准备将议题引向两制矛盾,制造一场政治风暴;但不少市民则从经济效益出发,聚焦于过关是否方便、高铁会不会变慢铁。套用一句老话,事情是非好坏,在于观点与角度,如果大家将“一地两检”的讨论设定于后者,这安排必然是最佳选择。

过关费时 非市民所想

试想像一下,由明年底起,大批市民每天在西九龙高铁总站乘高铁往内地,可能出现以下两种情况:一是经香港关口检查后,即乘行人电梯到下层,再通过内地关口,然后进月台登上高铁列车,即可直达内地各城市;二是在香港过关登车,到深圳后再拿着行李排队往关口,通过入境与海关检查后,才可出闸或转车。

任何出门的乘客,如果从方便考虑,而不戴政治眼镜的话,相信都会乐见第一种情况。因为搭高铁的最大价值,在于大大节省时间,也比乘坐飞机方便,从个人经济成本计算,可达到最高效益,若过关的时间长而方便度低,搭高铁便毫无意义。

到内地公干或旅游的市民,都会在内地的口岸过关入境,高铁“一地两检”只是将内地口岸移到西九总站内,让市民乘高铁往内地可以提早在站内过关,实质上过程相同,时间则缩减很多,对多数乘客来说,只会欢迎,岂会反对?

为民设想,应是所有过关安排的大前提,具体的做法大可灵活变通,打破规条框框。现时深圳湾口岸的香港关口,乃位于深圳境内,港方的管辖区由香港人员负责出入境执法。当年内地与香港当局为了给两地民众最大方便,实施了“一地两检”,让港方人员“越境”执法,在行政与法律两方面显示出最大弹性。

执法有限制 滥权机会低

本次有关高铁“一地两检”的安排,两地当局也是采取同样态度,只是互换了位置,将内地关口移到了港境内的高铁总站。特首林郑月娥早前与传媒茶叙时曾说,高铁总站“一地两检”是由港府向内地提出,并非内地要求港方这样做;同样地,香港建高铁连接内地高铁系统,也是港府的意愿。客观而言,实施“一地两检”确是从香港利益出发,将之说成是内地“强加”于香港,是对事实的扭曲。

类似“一地两检”的做法,在其他国家亦不乏实例,如温哥华机场内就设有美国关口,赴美乘客经过美国执法人员检查,到达美国后就不用再过关。这做法未曾有过争论,因为美方人员只负责出入境执法,权力定有明确界线。

据知高铁站内地管辖区的执法人员,同样只处理出入境事宜,既然内地与香港都是以“乘客方便”为共同前提,内地人员滥用执法权的可能性极低,这凭常识都可判断。

泛民和本土派把高铁“一地两检”引导致高层次政治争拗,乃意料中事,但正如他们为支持DQ议员“拉死”民生议题一样,是将政治凌驾于市民利益,偏离了公众的普遍意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