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这盘棋被蔡英文走死了

字体大小:

《中国时报》日前报道,我驻巴林代表处也被巴林要求改名,这已是民进党政府上台以来的第4例。就时序发展而言,说这已是北京的对台政策倾向,该不会错。蔡政府若再不妥为因应,后果将不堪设想。

如果巴拿马断交案不算,仅就最近这4例遭到驻在国要求的改名案,无一例外的都有2个共同的特征。首先,北京的态度是无论是“中华民国”或“台湾”都不许用;其次是改名后名称一律都是“台北”。

我原先驻奈及利亚所使用的名称是“中华民国驻奈及利亚联邦共和国商务代表团”被改为“台北贸易办公室”;在阿拉伯联合大公国的是“中华民国驻阿拉伯联合大公国驻杜拜商务办事处”改为“驻杜拜台北商务办事处”;在厄瓜多的名称是“中华民国驻厄瓜多商务处”改为“台北驻厄瓜多商务处”;最晚近的是“台湾驻巴林商务代表团”改为“驻巴林台北贸易办事处”。

从这一连串的动作可以看出,北京对民进党大陆政策的不满与不耐溢于言表,外交休兵已然终结自不用提;这使得原先在马英九主政时的“九二共识”时代所仍旧得以维持的“中华民国驻某某代表处”名称无法维持。于是“中华民国”不见了,而民进党所努力推动的“台湾”化也显然碰壁。

可以很清楚地说,北京在两岸的外交战上已经归纳出一个方向,即是全部地方化而非地区化。换句话说,没有了九二共识就没有了外交休兵,中华民国这名称自是进入被打压的行列而不能再用;但基于对台独的防杜与围堵,“台湾”这个地域性名称也不准用。于是,最后只能用台北。

在早年的两岸外交斗争中,我方对驻在国名称还一度有用“台北”的偏好,大于用“台湾”的兴趣。因为用“台北”是表示临时首都,尚具有代表性,而台湾只是个地区,再加上北京的外交三段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当时我方宁可选用“台北”为名。时移势易,由于民进党的台独倾向,使得台北这个名称反而重新成为北京的选项,这倒是始料所未及。

从最近的发展来看,中华民国在蔡政府无能的两岸政策下,从国际到两岸都已陷入一盘棋的危机。在国际上,我被迫用台北;同时国台办主任张志军鼓励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城市对城市”交流,再加上蔡政府本身的“地方对地方、行业对行业”的所谓“澳门模式”;在这样的情况下,蔡政府似乎在不明就里地被陷入“台北化”、“地方化”的局面,结构已是隐然成型。

反观民进党政府,面对这样的形势,没有全面性的应对策略,却还是只能在“限制大陆官员来台”、“限制退将往大陆”等这些枝微末节的小动作上打转。依此情势发展,“中华民国”这盘棋恐怕给民进党走到“地方化”死巷子的尽头了。

作者孙扬明为资深媒体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