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社论:中国新歌声来台提告 乐观其成

字体大小:

台大校园举办《中国新歌声》选秀节目,遭台大学生及独派团体闹场,主办的大陆娱乐公司认为演唱会纯粹是娱乐性的活动,也是台湾官方核准的合法活动,却被污蔑为统战,现场遭到破坏,节目被迫中断,演出人权益受到伤害,他们将控告闹场的人。独派团体频频藉由各种理由,干扰两岸交流的合法活动,我们认为这家娱乐公司愿意跨海提告,接受台湾司法体制的管辖,对两岸关系具有正面意义,两岸不妨乐观其成。

无论是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观点,或者从外国团体的角度,大陆公司在台湾的商业促销活动,只要合法,都应受到中华民国法律的保护。大陆公司在台湾的权益受到侵害,无论是民事侵权损害赔偿,或是刑事的告诉,都可以在台湾的法院享有平等的诉讼权利。这当中只有司法管辖权的问题,没有两岸谁大谁小的疑问。

“2017中国新歌声─上海.台北音乐节”演唱会遭闹场事件,可分两部分讨论。一个是独派学生藉口统战、破坏台大校园设备等理由,干扰演唱会进行,并予破坏的部分。一个是独派学生与台湾统派人员流血冲突的部分。

台大独派学生与统派人士的流血冲突,属于闹场所衍生的打斗伤害案件,独立于演唱会闹场事件之外,除非大陆主办方也有人介入,否则这一部分纯属台湾两派不同主张人士的冲突而已,未来检警依法侦办之下,必然是打人的有罪,受伤的可提民、刑事诉讼,问题比较不复杂。

有关独派学生闹场的部分,则有几个面向值得讨论。首先要厘清的是,这事件的当事各方,谁对谁错,谁是谁非。一个各方都认同的事实是,《中国新歌声》演唱会是在台湾申请获准举办的活动,而且已在台湾举办多场。

不论独派的学生喜不喜欢,反不反对,这场为选秀举办的演唱会,肯定是台湾合法的集会活动。而不管独派学生拿出什么理由或藉口,要反对、干扰这场合法活动,他们的行动都是非法的。这合法与非法间的界线,没有模糊的空间可言。

从台湾治安机关长期揭示的“保障合法、取缔非法”立场看,我们检警在这一事件中,应该追究的,不只是独派学生与统派人员间的流血冲突,还应该究办独派学生恣意非法干扰及破坏合法演唱会的罪责,伸张台湾“保障合法、取缔非法”的严正执法立场。独派学生或许认为,大陆方面在台举办的《中国新歌声》演唱会,在名称上矮化台湾大学,具有统战色彩,而且又破坏及占用台大操场,所以他们有权出面制止。但是,什么叫统战,这些台大独派学生可能自己都搞不清楚。

基本上,这场演唱会是一个属于两岸的娱乐文化交流活动,如果独派只因大陆国台办人员讲了两岸一家亲之类的话,而认为这是大陆对台统战的活动,就有点神经过敏,言过其实。至于讲这个活动在名称上矮化了台湾大学,独派学生应该抗议的对象,是我们蔡英文总统和行政院,因为他们在参与国际组织和活动时,都接受了“中华台北”的名称。

有关台大独派学生指责《中国新歌声》选秀节目破坏台大的操场,并长期占用的部分,讲得理不直气不壮。一来,这个演唱会是向台大校方租用场地,是合法付费取得使用权,没有所谓长期占用。而即使有操场设备遭到主办方破坏,依法论法,也是台大校方是否要向主办方索赔复原的问题,而非独派学生以非法干扰手段迳自主张。

大陆的主办公司有意跨海来台打官司,无论是在刑事上控告闹场的独派学生公然侮辱、诽谤及毁损,或者在民事上诉求闹事者妨害商誉等的侵权损害赔偿,这些官司都必须在挂有中华民国国旗的我方法院法庭内,循着中华民国的法制进行。

因此,独派学生批评演唱会统战,究竟构不构成诽谤,独派学生在场丢冥纸是否构成公然侮辱,其实只是枝节。整个官司的主干将在两方面,一是大陆这家公司承认及接受台湾的司法管辖权,这正可以彰显海峡对岸对我方管辖权的尊重,这在两岸当前的紧绷关系中,具有相当正面的意义。二是藉由司法诉讼界定大陆法人在台湾合法权益的司法保障,避免政治问题上纲,两岸对此应乐观其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