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力推绿置居 廉价置业梦暗藏三代人陷阱

字体大小:

“喂阿仔/阿女,又有新盘喇喎!”眼见楼价飞升,不少长辈时刻留意新盘行情,提醒新一代要趁早置业。虽然长辈当中,不少人多番误判楼市走势而错失入市良机,但近年却笃信楼价将永远只升不跌,争相指点后辈。而在一片置业狂潮当中,门槛最低的,就是绿置居。

特首林郑月娥力推绿置居,以加快公屋流转,并回应公屋租户的置业梦。然而,这个由政府炮制的梦想,可能是满足无中生有的“置业渴求”,多于满足实际“住屋需求”。

不少公屋住户听到绿置居的消息,欣喜若狂,因为其定价平绝私楼市场,再加上传媒耸动的标题渲染,例如“94万做业主”、“六折卖大包”、“首期仅5万”等,令绿置居恍如难能可贵的“上车”机会。许多为人父母者,眼见子女长大成人,家庭积蓄有限,楼市却愈发癫狂,故认为绿置居是子女唯一的“上车”机会,催促下一代及早入市。不过对于基层家庭来说,押注绿置居之前,必须三思。

年轻人梦想置业 非仅追求业主虚荣

普罗家庭想为子女置业,我们听得最多的例子是,由父母承担首期,子女则负责每月供款。然而,这个做法一旦放在绿置居,情况跟购买私楼大不相同:父母若协助下一代购买私楼或白表居屋,新一代将可享有独立空间,自立门户组织家庭;但如果所购买的是绿置居,需要父母交回既有公屋,新一代还是必须跟父母同住。与此同时,家庭生活质素也不见得能明显改善,毕竟绿置居的楼宇质素跟公屋其实一样。

如果年轻人为了实现置业梦,携父母搬到绿置居,储蓄能力将被每月供款削弱。如果绿置居是以自己名义购入,将来也无法享受政府推出的任何首次置业优惠。届时,被绿置居“锁死”购买能力的年轻人,势难以再次购买新物业,变相不得不在同一个单位内组织新家庭,生儿育女。

诚然,三代同堂共处一室不一定是坏事,但现实情况是,许多年轻人梦想置业,并非仅仅追求“业主”虚荣,而是亟欲寻求一个独立的私人空间,改善生活、成家立室。这个30岁前后的年轻人或年轻夫妇的普遍“需求”,跟绿置居满足做业主的“渴求”,不能相互混淆。

绿置居确实能释放部分公屋富户的购买力,但家庭经济能力有限而又想独立组织家庭的年轻人,购买绿置居之前宜周全考虑,一旦被按揭綑绑却发现无法改善半点生活,这个“业主”光环可能只是一个陷阱。

文:陈帆川 作者是香港传媒工作者、文化评论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