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威尔的美联储,与耶伦大不同

字体大小:

特朗普总统正式提名鲍威尔(Jerome Powell)出任下一任联邦准备理事会主席,白宫公关与美国媒体不断强调鲍威尔具有多年的金融业经验,曾经任职投资银行,做过私募基金凯雷的合伙人,而且担任美联储理事5年期间与耶伦一致,营造鲍威尔是金融专家,会继续遵循耶伦设定的货币政策,在升息与缩减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采取华尔街期待的鸽派路线。

虽然特朗普与财政部长穆钦为了让鲍威尔的任命,能够顺利获得参议院投票通过,营造出“萧规曹随”的气氛,特别强调鲍威尔过去5年在美联储的理事会中,每个案子都与耶伦一致,鲍威尔自己也在少数公开场合的演讲中,透露他将会执行现有的QE(量化宽松)退场进度,包括缓慢升息,以及美联储缩表幅度有限,目前4兆多美元的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最终不可能低于2兆9千亿美元的鸽派态度。

不过,鲍威尔坐上美联储主席之后,绝对不会是“耶伦第二”,不然特朗普继续支持耶伦连任就好了,何必大费周章,冒风险把做得有声有色的耶伦换掉?

鲍威尔与耶伦不仅出身不同,性别不同,党派不同,对于金融市场的看法也大相迳庭。在党派方面,耶伦倾向于民主党,鲍威尔则是最标准的“老红男”共和党铁杆(共和党是红色)。

在学术专业上,耶伦与她的前任包括柏南克、葛林史班 、伏尔克,都是学术地位崇高的经济学泰斗;相反的,鲍威尔大学毕业于普林斯顿政治系,然后在乔治城大学拿到法学博士,从小在华盛顿特区长大,是个根正苗红的华盛顿律师,而且是共和党核心的律师。他在年轻时候进入投资银行狄伦里德担任法务经理,1990年在老布希总统任内进入财政部,分管联邦债务;1997到2005年在共和党大本营凯雷基金担任合伙人;2011年前在华盛顿的智库“跨党派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协助处理联邦债务上限问题,都是律师角色,擅长处理的也不是货币政策,而是政府债务。

鲍威尔如果获得参议院的同意,明年2月接任美联储主席之后,首先会在金融机构的监理上展现与耶伦的不同。耶伦为了修补金融海啸所造成的伤害,严格执行提高金融机构资本适足率,限制金融机构扩大杠杆的政策。对于金融机构业务的限制,关键法案就是2010年奥巴马总统任内通过《陶德─法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以防范系统性风险为最高宗旨,引入伏尔克规则(Volcker rule),对大型金融机构的自营交易业务做了极为严格的限制。

《陶德─法兰克法案》对银行与金融控股公司进行自营交易做了严格的限制,规范银行拥有或者投资私募基金与对冲基金,投资总额不得超过银行第一级资本的3%,更在“彻底禁止利益冲突”原则下,要求银行不得与销售给客户的金融产品对做,也就是不得放空卖出基金的投资标的、或是不得做多卖出的放空基金的标的,另外,对信用调期合约等衍生性商品也必须分拆处理。

耶伦与特朗普最大的歧异,也是导致她下台的关键,就在金融法规的松绑。耶伦不只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好不容易建立的金融规范不能松绑,她在6月底公布美国所有大型金融机构的“压力测试成绩”,公开宣示“美国将不再会有金融风暴,前提是维持既有法规”。

耶伦在今年全球央行总裁年会的杰克森洞会议的演讲,几乎不提利率政策,反而花了八成的时间在警告金融法规不能松绑,耶伦那场演讲聚焦在“扞卫金融法规”,旗帜鲜明地站到“反特朗普”阵营,她强调“严管”为经济复苏建立了坚实基础,不能让特朗普的同党们以松绑为名破坏。

特朗普去年在总统竞选期间,就不断宣称上任后要废除《陶德─法兰克法案》,特朗普的财政部长穆钦也在多个场合宣称要松绑金融法规,穆钦说,即使《陶德─法兰克法案》一时间无法废除,财政部也可以透过行政手段,“松绑八成以上的金融限制”。

为了金融机构规范的歧见,耶伦成了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唯一做一任就下台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会依照特朗普总统的政见,大幅松绑金融机构的规范,至于在货币政策上,鲍威尔会继续耶伦订定的时程,执行华尔街银行与华盛顿政客都喜爱的鸽派政策。

但是他的挑战不在眼前,而在总体经济与金融市场是否会出现剧烈震荡,律师出身的鲍威尔,能否因应瞬息万变的全球经济金融变动,才是未曾验证的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