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到了“美军占领下的日本”

字体大小:

美国总统特朗普五日访问日本,不过专机不是降落在台湾观光客熟悉的东京都羽田机场,也不是千叶县成田机场,而是东京都福生市的美军横田基地。虽然到了日本首都东京,但是迎接特朗普的人不是日本天皇明仁,也不是首相安倍晋三,当然更不是曾经在今年夏秋之间捲起一阵旋风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而是一个美国国家公务员-驻日美军司令马丁尼兹。

也就是说,特朗普到了美国,而不是到了日本。所以,我们看不到任何由日本准备的任何欢迎仪式,也看不到日本国旗。特朗普穿上美军司令给的美国空军飞行夹克之后,直接用英语对着近二千名美军和日本自卫队演讲。当然,这些日本自卫队也在美军司令的指挥之下,而且演讲会场只见星条旗。

这是眼前日本的实际状况,日本当中存在着美国。或者是,严格而言,战后至今,日本持续处于美军的占领之下。但是,日本人轻鬆地忘记美国存在于日本之内,也轻鬆地忘记日本在七十二年前还把美国人当成“鬼畜”。

如果照作家立花隆的说法,日本的年轻人甚至不知道不久之前日本和美国打过仗,当然也不可能知道日本国内为何会有美军基地,而只知道因为世界最强的美军(第七舰队)保护着日本,所以日本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后半段可是二十世纪末,NHK儿童新闻名主播池上彰对日本小朋友的日美关係“标准”解说,在日本只要当过小朋友,或养过小朋友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读者们也许不知道,战后至今,东京的防空安全依然由美军控制;相反地,各位千万不用怀疑,台北的上空百分之百由中华民国空军所控制。也就是说,连跟台湾这个不是国家的国家比较起来,日本这个是国家的国家实在一点都不像国家。

如再借用安倍或日本保守右派的政治语言的话,读者就能更明瞭战后日本的现实。诸如“脱离战后体制”、“走向正常国家”、“找回美丽的日本”、“拿回强大的日本”等,日本右派要说的不过就是“脱美”二字而已。

但是,日本人日常性地在“绝对矛盾”下追求“自我同一”(identity)的哲学性格,在此也显现无疑。所以日本保守右派可以一边想要修宪,但一边又要强化日美同盟。相反地,日本进步左派可以一边不要修宪,却又要反对日美同盟。也就是说,只有日本人才能超克西方哲学的限制,轻鬆出现反体制的保守右派,同时又出现固守体制的进步左派。

对于笔者而言,日本是一面镜子,也是一种方法。虽然,美国和中国极为异质,但是日本人对付强大美国的哲学思考,无论如何,非常值得台湾参考。

陈永峰/台湾东海大学日本区域研究中心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