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赴APEC,首要任务应是经贸对话

字体大小:

台湾参与国际经贸合作主要平台,APEC(亚太经合组织)领袖高峰会,今年度排定11月10日至11日在越南岘港举行。蔡英文总统再度派任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为领袖代表,率团前往参加。此刻我方各界都在热烈关注,届时宋楚瑜在会上将如何和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互动。但我们另要提醒,一年来国际经贸合作局势变化很大,台湾在其中的处境是变好或变坏,亦殊堪高度关注。因此,宋楚瑜此次赴会的首要任务,应是和各国领袖进行经贸对话;若见到习近平,亦是如此。

去年此时,APEC高峰会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蔡总统首度派任宋楚瑜代表参加。当时是蔡政府上任甫满半年、两岸关系正在不断恶化之际。蔡总统请宋楚瑜出马,显然充满政治考量,即意图透过宋楚瑜和习近平的“老朋友”关系,去APEC场合争取“宋习对话沟通”,以缓解陆方对蔡政府的政治虞虑、维持马政府时期所型塑出的“两岸现状”。

而去年宋楚瑜在利马高峰会场合,确有见到习近平,惟是在休息室内“不期而遇”式的私下相互寒暄致意,未谈论两岸实质问题,亦无照片公诸于世。事后两岸双方尚且为宋习两人交谈多久而闹歧见;即宋楚瑜说两人交谈了10分钟,陆方却说只有1分钟。

无论如何,宋楚瑜在该次高峰会其他的公开酒会节目上,仍是很用心地争取和习近平作更多交谈的机会,如习近平和其他领袖交谈时,宋楚瑜亦趋前加入,态度相当积极,只是媒体上只见酒会上的相关照片,仍未报道宋习两人在酒会上有无交谈、谈了什么。

去年利马高峰会上如此微妙、吊诡的宋习互动情况,已使这项国际经贸盛会在台湾的定位变质为“两岸关系维稳平台”;台湾社会似已忘却这项盛会的经贸本质。今年的岘港高峰会,如果宋楚瑜再一味背负稳定两岸关系任务压力去参加,就可能使台湾得不偿失。

我方务必同时高度关注,近一年来的国际经贸合作局面,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应由宋楚瑜在本次APEC高峰会上充分掌握新局,并为台湾寻找新座标。

其中最重要的,是美国总统川普今年初甫上任,即宣布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协定),使其他原定参加的11国一度阵脚大乱,惟日本很快跳出来赓续主导推动“没有美国的TPP”。由于这11国(日本、澳洲、越南、马来西亚等),都也是APEC会员体,因而他们不排除在本次APEC岘港高峰会上,就推动成立新版TPP之事进行磋商。

且因日本政府早已表态欢迎台湾参加TPP,所以宋楚瑜这次在越南,如有机会和日本首相安倍会谈,一定要表达我方加入意愿,争取“挂上号”,以利我方接续争取参与正式谈判机会。

其次,这次APEC高峰会,另很可能讨论成立FTAAP(亚太自由贸易区)课题。这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很热心主导推动成立的经合组织,原则上由APEC会员体参与。至于现任总统川普对此是否依然支持,应会在本次APEC高峰会上见真章。如美国依然力挺FTAAP,则宋楚瑜理当在高峰会上,争取和川普或美国相关要员就此进行对话,以确认台湾在此一经合组织中的定位。当前台湾不容易参与国际经合组织,务必用心把握任何可能的机会。

而关于两岸在此次APEC高峰会上的互动情况,对台湾的影响当然非同小可,完全不容忽视;这也是中共十九大后,两岸双方首度的高层互动,具有高度的指标意义。惜两岸关系尚未改善,因而宋楚瑜在本次高峰会上,势必仍无缘和习近平进行正式会谈。

但宋楚瑜这次仍可努力争取,把去年利马高峰会场合的“宋习私下寒暄”,晋阶为两人公开寒暄,并随机简单交谈实质课题。如果能得到这个交谈机会,那也应以经贸为主要话题。

应知当前两岸双方虽政治分歧难解,但经贸上仍有不小的对话空间。譬如,中共十九大新确立的深化两岸经济合作方针,台湾如何因应;其次,大陆主导推动成立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台湾如何参与。此外,大陆“一带一路”和台湾“新南向”如何相辅相成。这些都应是两岸双方共同关切的话题。

总之,宋楚瑜这次到APEC岘港高峰会,只要能以经贸对话为主轴,来和各国领袖互动,一定会有具体成果。至于蔡政府最想看到的“宋习会谈”,系操之在陆方,宋楚瑜努力争取就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