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纪宏:中环与西环合力培养政治人才

字体大小:

香港律政司长郑若骅上任当天就被揭发大宅僭建,当中细节,各方论述颇多;但引发出来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香港的政治人才匮乏。今后如何培养出既有国际视野、国家情怀和对香港有担当的人才,是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否则无法准确落实一国两制的后果,却是国家发展策略和香港发展前景所需要承受的。

政治人才是通过政治架构服务于香港的人才,可以是政府官员,也可以是在立法机关和其他政治领域的人才。殖民地政府的目标单一,就是培养认同英国政府、愿意为殖民地政府服务的人才。香港大学一间学校,毋须特别的要求,培养出来各行各业的精英,要么加入政府,要么在各自专业发展和服务人群。出衆的将会被委任为立法局以至行政局议员,再加上一套谘询机构吸纳和培养人才,足矣。

回归后的香港,特区政府官员“打好呢份工”的职业精神没有问题,但在理解和执行一国两制的精神,显然有所不足。占中期间公务员的“黄丝”情绪十分突出,各种级别的“国情班”作用不大。但无论如何,从这一届政府的构成来看,大部分问责官员都是来自公务员;公务员的国家情怀将来该如何培育,不得不说是一个大问题。尤其是专业和商界的人士对于加入政府“热厨房”愈来愈有所保留,在可见的未来,特区政府班子的构成,公务员还将是主要来源。

以今天标准审视过去 过于苛刻

专业和商界人士,过去都是在历史条件下奉公守法的,那就是说以过去的社会可以接受的标准来履行法律的要求。而现在政客以今天的标准来审视这些人士,不能说是错,但起码是过于苛刻的。因为无论专业或者商界人士,在大学读书期间和步入社会开始,相信都没有想过要从政,否则他们会以政治领袖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将来一旦从政,就会“乾乾净净”无可挑剔。而这些人士当中,如今在行业中做出成绩,愿意报效社会、报效国家,却被过去的一些行为所窒碍,香港的政治人才就缺乏了一个重要来源。

立法会议员不乏政治精英,他们经过选举的摸爬滚打,成就出在议会内能言善道、在社会上能够煽动民情;即使这样,他们当中,被揭发公器私用,甚至是“照顾”情妇、女友的不乏例子。究其原因,他们的从政动机并非是对国家和香港有所担当,更多可能是一个“偶然”的机遇和被卷入政坛。

政党当然有长远的打算,从壮大声势和持续发展的角度,在不同程度上投入精力培养后进。但政党有一个结构性的因素,就是从政党的理念和目标来培训自己的“私有财产”。虽然从广义上看都是香港的政治人才,但不同政党,对于国家情怀或者对香港的担当,都有不同程度上的差异。那么,谁来培养对国际、国家和香港都有担当的人才呢?

将来可能有机会从政的年轻人,来自3个方面:一是到外国留学的香港人;一是在香港受专上教育的香港人;还有不可忽视的是内地来港的新移民,他们或许来港后接受专上教育,或者在香港读硕士后留港工作,又或者是在海外留学来港工作的“海归”。第一种,国际视野没问题,但对国家和香港的政治、历史、文化和经济认识有所欠缺;第二种,对国际视野和对国家的政治、历史、文化和经济的认识有所欠缺;第三种,则缺乏对香港情况的了解和融入动机。

香港目前有一些热心人士,看到政治人才的缺失,也看到培训政治人才的结构性缺失,开办一些课程,从国际视野、国家情怀和香港担当等全面角度去培育年轻人,特别是针对不同背景的人群,有针对性的“补课”,缺乏对国家了解的,补国情;缺乏国际视野的,补世界历史、国际机构知识;缺乏对香港社会了解的,补港情。

然而,即使有热心人士从全方位的角度培养香港政治人才,还需要“中环”和“西环”配合。政党是否愿意吸纳并非按其理念培训的人才,另作别论;但特区政府在提供实习机会、中央政府在提供交流与实习机会方面,确实有很重要角色可以扮演。如何积极地合力培训政治人才,不容忽视。相信中央政府的不同部门,都有长远打算的计划;但如何跟特区政府形成默契,看来还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

行埋一齐企埋一齐 一字之差

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日前说今后“中环”与“西环”要多点“行埋一齐”;特首林郑月娥委婉地提出另一个说法,现时大家可以“企埋一齐”。一字之差,折射很多层意思。王志民主任广东话虽然了得,显然还是不知道“行埋一齐”的另一种解读,这是语言差异的问题。但“中环”和“西环”过早地大规模高调“行埋一齐”,特区政府官员和香港社会确实会有所顾虑,这需要更长的时间去磨合。但在培养政治人才方面,如何尽快形成共识,则是刻不容缓。

阮纪宏,香港资深传媒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