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真正的“五缺”

字体大小:

作者:李家同

很多企业主认为我们国家有所谓的五缺,缺水、缺电、缺工、缺地、缺人才。假设以上的五缺都解决了,我们的工业就会起飞了吗?我看不见得,因为我们国家在文化上,对工业而言,有另外的五缺:缺野心、缺信心、缺耐心、缺专心、缺决心。

我们实在不够有野心,和我们成尖锐对比的是韩国。我们的公司如果能和一家外国高科技公司合作就很高兴了,韩国却摆明的要超过那家公司。我常常去韩国,每次去都对他们有一些反感,因为他们常说一些当时在我看来不可能的事。可是现在回想起来,这是因为他们极有野心的原因。三星开始的时候,我们国家有和他完全同等级的公司,现在我们国家的公司还在原地踏步,三星已是世界级的公司了。

我们的信心也不够,比方说我们不敢发展非常高级的通讯设备,总认为以我们的市场,这种高级设备不可能有什么销路。可是芬兰只有500万人,却发展了相当高级的通讯设备,现在Nokia也是世界级的通讯公司了。他们如果没有信心,大概也不敢发展这种向全世界挑战的设备。

我们的耐心更是不能谈了。政府对于所成立的研究中心绝对会要求他们在短期内有不错的结果,但是很多工业产品从有观念到商业化,都需要很久的时间。我们的研究单位常常因为研究没有成熟而被迫放弃,韩国和我们同时开始,可是他们很少放弃,最后是我们羡慕他们的成就。

我们的工业研究有一个时尚问题,政府官员自己没有把握,只好听从海外学人或媒体的建议。政府常常提出重点计划,对我们的研究人员来说,这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做奈米,明天做云端,后天做物联网,大后天做人工智慧。结果是十八般武艺样样学过,却无一精通。研究人员无法专心,实在可惜。

政府下不了决心,这是相当严重的事。政府官员知道该发展什么样的技术,可是他们会顾及一些立法委员对这些科技的了解,比方说很多官员知道类比电路的重要性,可是他们也知道很多握有权力的其他官员根本不懂何谓类比电路,只听过数位电路,因此也就不敢鼓励国人在类比电路上下功夫了。

孙运璿院长由美国引进半导体技术时,我国没有一个懂得半导体的工程师,当然也就没有一家半导体公司,这充分表示我们国家在当年有野心,有信心,也有耐心。我们目前之所以有世界级的半导体工厂,乃是因为我们有很多专心工作的工程师。当然,最该感激的是当年政府的决心。

我寄望于我国下一代的年轻人,希望他们有足够的雄心壮志,时时想将台湾建设成一个强大的国家,在工业技术上,决不能落后于韩国。

(作者李家同为国立清华大学荣誉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