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减税不如解决低薪

字体大小:

立法院昨天三读通过被形容为“全民减税”的税改方案,个人综所税最高税率、大股东股利所得税率“双降”,帮高所得者省下一大笔税金;至于薪水族和中低所得者,也拜综所税扣除额调高之赐,可以少缴一点税,可说是全民皆大欢喜。

这次税改方案大幅调高标准扣除额、薪资特别扣除额与身心障碍特别扣除额,上班族免报税门槛达四○点八万元,根据财政部大数据资料估算,全国近五成上班族,如果没有其他所得,明年皆可免申报所得税。也就是说,全国上班族有一半年薪不到四十点八万元,凸显我国严重的低薪状况。

所得税是我国第一大税,目前综所税六一三万申报户中,有二二○万户免缴税,占比高达百分之三十五,而综所税中有七成是薪资所得所贡献,其次是股利所得。减税过后,免缴税的占比恐将提高,缴税支撑国家财政的人将愈来愈少。看似全民减税的的背后,除非政府缩减财政支出,否则以目前的财政状况来看,举债似乎成了解决政府“入不敷出”的唯一解方。

事实上,从去年税收的状况来看,超征数出现民国一○三年来首度跌破千亿元,虽然超征数是和预算数相比,但也透露出政府财政可能恶化的警讯,尤其去年的个人综所税和营利事业所得税收都比前年少,如今再通过全民减税法案,如果今年预算数只增不减,今年出现短征也不会令人意外。

政府财政前景令人担忧,更令人担心的是这次税改的“减法思维”,减税人人都爱,尤其台湾面临实质薪资长期停滞,薪资所得者又是缴税主力,谁不想少缴一点税给政府。问题是,政府要做不是少拔鹅毛,而应该是养鹅生蛋,想办法改善国内的低薪、甚至薪资冻涨的状况,与其发放民众减税的政策红包,不如想办法让全民多赚一点钱,国家也可以多收一点税,才是长远之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