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访华留下的答案和问题

字体大小:

文:崔洪建

法国总统马克龙的首次中国之行早前结束。对于中法和中欧关系,他试图给出一些答案,但也留下了一些问题。在中国新时代变化和中欧关系不确定的背景下,在评价他的访华“成绩”时,已经很难用传统的标准来判断。

马克龙和爱丽舍宫无疑是利用公共外交和新媒体来传播形象的高手。在出访之前有关“新年首访”、“破例”等说法,已经营造出一种热烈和期待的气氛,将中方舆论的“胃口”吊了起来。马克龙的访华行程很紧凑,在中国的能见度也很高,到访古都西安或许并无意外,但是其前往兵马俑以外的地方,就制造出很有意思的话题,给了媒体很大解读空间,吸引了不少眼球。马克龙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自己“艰难”学习中文的视频,也使其产生很大亲和力,可以有效地拉近和中国普通民众的距离。在塑造和传播个人形象方面,马克龙此行无疑是成功的。

马克龙显然盼找某些平衡

从他访华的基调来看,马克龙显然是希望能找到某些平衡。首先是中法经贸合作与两国政治外交关系之间的平衡。中法现有的经贸合作水准和法国在欧洲的经济地位,显然是不相称的,而且法国把中国视为解决其贸易逆差问题的首要目标。尽管双方的贸易统计资料上有差异,但若根据法方的统计,300亿欧元的对华贸易逆差在总额480亿欧元的法国贸易逆差中显得尤为刺眼。从奥朗德政府时期开始,实现中法贸易的“再平衡”,就成为了法国政府的主要政策目标。但这个问题,显然不是短时间内仅仅靠一次访问就能解决的。

中法贸易问题,归根结柢是法国在中国市场竞争力下降的结果。这里既有法国劳动力市场僵化、福利成本过高的原因,也有法国企业缺乏对中国经济走势的长期判断和持久战略的原因。所以需要找到中法关系的历史渊源和战略高度,来避免谈论贸易问题时的尴尬。中国外交具有比较强烈的历史感,中方对当年戴高乐总统主动接近中国的认可,仍然是维系中法关系的巨大资源。

其次,是在中法双边合作和共同承担领导责任之间找到平衡。法国需要继续为她之前的竞争力疲软和在欧盟的领导地位下降付出代价:中法之间在很多领域的合作,在与中德甚至中英合作相比时,显得相形见绌。贸易逆差已经说明一些问题;相互投资的不稳定可以说明另一部分问题。核能、航空和高铁是多年来中法经贸和技术合作的主要领域,但随着中国自己的技术进步和资金积累,要靠着“老三样”吃定中国市场,显然已经不大现实。

近年来法国也提出了一些新的合作领域,包括生物制药、农业、智慧城市,还有此次马克龙访华期间提出的、着眼于中国老龄化的“银色经济”等。但此前的推进和落实程度不甚乐观,而且法国方面也应当充分认识到中国市场的竞争性,比如银色经济领域,美国资本在中国市场的布局和投入就早已先行一步。中法双边的政治外交合作,也受制于此前法国政府奉行的“大西洋主义”而受到削弱,何况还有中德之间级别更高、规模更大的政府间合作的阴影。但马克龙的“改革派”形象,和他对欧洲和国际事务的野心,可以说明法国改善她在中国的形象:双方可以再次重申此前达成共识的诸多原则,确认彼此在地区和全球事务中的合作领域和目标。尽管马克龙是否能持续获得法国国内和欧元区改革的红利,来支撑他的大国和全球外交,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但对于已提出宏大全球治理目标,并愿意承担国际责任的中国来说,这种共同点无疑是有益的。

马克龙在中国最困难的任务是在中法、中欧的利益和矛盾之间找到平衡。中法、中欧之间的共同利益已经到了“大到不能倒”的程度。德国舆论近来对中国的焦虑感上升,显然和中国成为其第一大交易伙伴密切相关;英国脱欧的现实,既让中国成为了英国经济外交的一个重点目标,也让欧盟愈来愈担心中国会对此加以利用。欧方对中国变化的不信任、不适应,和对实力变化长期趋势不利于己的担忧,是目前导致矛盾增多的主要心态。马克龙既向中国展示了寻求合作的姿态,比如对反对保护主义和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做出了比较积极的回应,但又刻意保持某种平衡:有关“幼稚”的说法,几乎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相关言论的翻版;强调“一带一路”的“双向性”和提防“霸权”,也会让原本示好的姿态打上一些折扣。

总体而言,马克龙访华可以是中法关系重新获得活力的开端,但远不是全部;成功的个人形象展示和传播,可以是锦上添花的部分,但无法代替双方战略共识的高度和实质合作的深度。更重要的是,对中国的了解和对中法关系的了解,应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如果马克龙信守他的承诺,就应该多到中国来,而且应该在法国多花些时间学习中文,而不是来了之后再“临急抱佛脚”,这样的姿态或许更可信赖。

中国已渐走出经贸大单式外交

马克龙在中欧的利益和矛盾之间要找到平衡,或许不大容易,这需要他更加努力地关注中国的变化。中国外交和对外经济合作,已经逐渐走出需要通过签订经贸大单来体现双边关系品质的阶段,而更看重有关政策的沟通、战略的对接和规则的讨论,对此无论是法国还是其他欧洲国家,都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经贸大单式外交,除了提供耀眼的访问成绩单外,可能会掩盖一些问题并导致其长期积累,比如可能会削弱彼此改革经济结构的动力,这对于急需改革的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尤为不利。马克龙访华留下的这些还没有答案的问题,对于将接踵而来、即将访华的英国首相文翠珊而言,应该也有启发的意义。

作者崔洪建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