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教授:台湾的大学自治 输给一国两制的香港

字体大小:

(作者:石之瑜)

台湾人讪笑香港实行一国两制,认为香港行政特区所谓自治,无所不在受北京干预,尤其政治人物的政治立场,受到钜细靡遗检视,以至所谓自治,充其量是鸟笼自治。

不过,拿香港自治与台湾的大学自治比一比,就会发现,台湾的大学自治称不上自治,香港才名副其实。

起码,干预香港自治的制度管道,是透过人大常委会,而人大常委会,是大陆最高立法机关,相当台湾立法院。然而在台湾,干预大学自治的制度管道,可以低到教育部底下的处或室——教育部的人事处、高教司与法制处花了一个月,仍在咬文嚼字找问题,拒绝同意根据大学自治法选出的台大校长管中闵。

干预机关层级在台湾远低于香港,说明自治在台湾轻佻得多。台湾就连干预的理由,也没有基本原则或立场,遂行干预的教育部中低阶官员,对于为何干预、如何干预、干预什幺都说不清,几乎只能在枝微末节的文本上缠斗。

在香港,干预内容具体,就是不准港独,而这点本就是香港基本法立场,因此反对港独任公职,不能算干预自治。充其量是,北京对香港各党派人物,不掩饰其偏好,可称干预。台湾则不同,干预内容因人而异,随时创新,干预者的恣意毫不遮掩。

教育部干预台大的主要理由,是原本当选校长机会渺茫的管中闵,没有事先揭举自己的一个独立董事身分,而其公司负责人却担任遴选委员,故两者身分间涉及利益冲突,可能勾结。至于其他大家公认更有机会当选的几位,竟跟一位遴选委员是同单位的同事关系,反而无人闻问。偏偏最有希望的几位之间相互掣肘,让管中闵胜出,突然就冒出对最小程度利益冲突的最大揣测。

攻击利益冲突的几位学者,几乎都是积极深度的政党菁英,当然就有明显政治利益冲突。不过,他们用利益冲突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攻击管中闵,鼓励大家怀疑他。他们之所以理所当然聚焦在管中闵勾结遴选委员,是因为他们正是处处遮掩自己利益冲突的勾结老手,刚好自曝其短。

在台湾,干预者的层级低,讲不准干预理由,干预标准因人而异,当选者不如己意才选择性干预。在在说明,台湾讪笑香港自治,其实反映自己对自治不理解、不遵守、不在乎,就像攻击管中闵没有揭举利益冲突,根本是反映自己隐藏利益冲突的龌龊。来回比较可见,一国两制的自治才是玩真的。

作者是台大政治系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