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李扁马三朝轮替 档案交接成谜

近来有台湾媒体引述国安单位指出,在作研究分析时,发现一些国安档案“最精彩的部分”付之阙如;暗指前总统马英九在政权移交时,并未全部把档案交出来。

此事双方现在仍各执一辞。但无独有偶,从2000年台湾首次政党轮替以来,已完成三次政权交接,其实每次都被提及档案交接问题。不只马英九,李登辉、陈水扁都曾被指交接不实。深究其间原因,无非是因为政权交接法制化付之阙如,等于每个政权上台,都得再重新摸索一次。

扁爆料:前朝没留半份国安档案

国民党一党独大的局面,终究在2000年被民进党终结,台湾首次政党轮替也在总统直选后的四年出现。

首位民进党籍总统陈水扁上台后,在隔年出版“世纪首航”,当时就披露了政权交接当时简直是“惊涛骇浪”,还说国安会没有留给他一份档案。书一出版后,时任国安会秘书长的殷宗文、以及丁懋时、国民党均反驳。

现任国民党秘书长,十年前曾是马政府时期政权交接小组成员的曾永权日前曾说,国民党50年执政后的第一次政党轮替,并没有具体的制度可以参考依循,不过当时前总统李登辉也率先建立了一些做法,包括在选前要求国安局长向各组总统候选人进行国安简报,而投票结束当天更指示参谋总长发言保证国军效忠新的国家领导人。

不过,这样的说法不为民进党接受。陈水扁当时便以2000年的政权交接“是良心交接,不是制度交接”,“是口头交接,不是清册交接”,下了如此的注解。

一位曾在扁政府时期于总统府服务的人士证实,扁上任后,翻查档案,尤其是属于国防、外交的档案,几乎找不到,光是靠情治首长进行简报,无助于了解先前以机密预算办理,列为极机密的专案,例如奉天、当阳、明德等,都因此无从得知其中内容。

扁交接:三万多件公文神秘消失?

有监于2000年的政权轮替教训,马英九政府在2008年上任前,有备而来,除了推动立法力图要为交接建立法制化,也钜细靡遗要求扁的交接小组交出哪些档案。

法案最后在立法院审议时难产,等到马英九上台后,法制化进程不了了之,而当时马的交接小组也向媒体表示,扁时期的总统府五长(正副总统、秘书长、两位副秘书长)列册移交的文件,只有7、800件,更质疑在政权轮替前夕,总统府购置57台碎纸机销毁文件。

曾经使用过碎纸机的一位人士表示,2008年3月选举结束后,确实收到指令要销毁文件,不过,以他的了解,多半是不重要的文件和档案,没有留存或归档的必要性。

不过,媒体也曾报道过,总统府前秘书长詹春柏接获情资指府方有违法使用机密资料疑虑,后来靠三位小秘书,花两年进行公文大普查,发现民进党八年执政期间,总统府有3万6千件公文不知去向。在此之前,马时期的官员也曾说,陈水扁曾拷贝不少外交档案。

扁营杠:档案交接其实为查案用

一位在扁执政时期任职的知情人士指出,他不全然了解是否有马阵营所指控的3万6千件公文,以他的了解,所谓的公文,究竟是公文,还是档案,或是文件、备忘录,必须先厘清,有不少国安、情治首长常会以“亲密启”类型呈报给总统,内容不乏机敏性的情资,这些装在公文袋并弥封的机密情资,送到总统府收发室,自然会有留下公文收发纪录,但问题是,这些算是公文,还是档案?

他说,不乏情治首长欲在总统前面表功,争相呈报情资,这些亲呈给总统的资料,究竟是属于国家的,还是陈水扁个人的?

他强调,在当年政权交接时,他们确实感受到马政府针对不少个案,不管是内容、预算等,逐项逐次的询问档案在何处,日后当扁案陆续被爆,就连资助大陆民运人士王丹等资料也被公开,他们有一种深深感触,与其说是为了交接,不如说是查案用的。

马习会,精采部分档案全被神隐?

马政府卸任一年多,如今有媒体报道被前总统马英九视为历史定位的“马习会”,国安单位找不到“精采部分”的部分,报道引述官员的话说,现有的“马习会”档案,多集中在“已经确认马习会要在新加坡举行”这基础上的政府公文往返。

总统府昨天对外表示,获移交有关“马习会”专案档案,主要内容涵括有本专案大事节略、办理期间行政协调记录、“马习会”当天会议记录以及相关国内外舆情简报等四个部分档案在案。档案记述期间自前陆委会夏立言主委揭露二○一五年十月十四日“夏张会”起至“马习会”会谈结束。

总统府的说法,似乎有所保留,但总统府人士强调,他无法证实是否有应归档未归档、应交接而未交接,应由马政府主责人士来回答这个问题。显然,蔡政府没有打算为此进行解释或说明。

然而,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马习会从一开始有想法,到后来真正进行文书往来,谁会相信是一个月就可以搞定的事?何况,现在行动通讯软体这么方面,重要讯息往来算不算是档案的一部份?

马办酸:别老抹黑 来点新招数吧

不过对于总统府的指控,马英九办公室发言人徐巧芯表示,不解为何蔡政府执政后,三不五时就有不敢具名的官员、党政高层、国安人士向媒体放话,影射马英九似乎怎样怎样。拜托这些官员们,如果想指控什么就直接说,开大门走大路举行记者会,不要用放话的,“这种先抹黑、再移送的招数已经用到烂了,能不能来点新的?”

徐巧芯说,马英九任内已经建立了两岸政府官方接触管道,“陆委会主委和国台办主任都见面了,哪还需要透过密使?”蔡政府搞不好两岸关系,就怀疑前任有什么秘密管道,根本是“见笑转生气”。奉劝蔡政府的党政高层和国安人士,两岸关系没什么秘方,回归“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就对了。

档案随政权移交 最终还得法制化

政权交接确实与否,不只在台湾发生,就连美、欧等国,也时有发生过档案未能如实交接的情况。不过,无论如何,政权交接的法制化工作,仍是台湾必须尽早完成的一项重要工作。

在2016年,民进党重返执政后,民进党也曾推动总统副总统交接条例,并完成委员会初审,目前等待协商中,何时才能完成立法,恐怕有赖朝野各党放下成见与立场才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