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社论:吴音宁管中闵炸开颜色政治

字体大小:

“卡管”战役还在持续,北农总经理吴音宁适任性问题又炸开了锅!两桩看似无关的议题,却暴露了同一现象:只问颜色,不要专业。任何职位,只要颜色不对,再适当的人选也不准接掌;颜色对了,再唬烂的庸才,照样力挺上位。这种搞法,与其说它是颜色政治学,不如更白话地说,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分赃政治!

台大准校长管中闵被卡超过两个月,公文往返数回合,台大校方认为程序早已完备,该澄清的、该说明的,都摊在阳光下了,台湾教育部及其背后的政治势力依旧挑剔这、质疑那,台大开学快1个月,还是没有校长领导校务,历届校长喊话,校友群聚凯道抗议,舆论与网路一片骂声,教育部还是不为所动,摆明跟台大耗到底。潘文忠部长甚至挺过内阁改组,显示高层为“卡管”背书,北美教授协会近日隔空喊话,意味卡管已是政治事件。

校园自主是台大70年传统,更是台湾引以为傲的民主法治价值,管中闵是否适任,台大人说了算,其他人没有资格置喙。台大人选自己的校长,有自己的程序,也有自己的坚持,在繁复的遴选过程中,管中闵被检视的只是学术专业、只是政见理念,不问党派立场,当然也不问颜色标签,这中间所体现的正是“大学自主”。

执政党过去几个月的卡管操作,却破坏了这一切,扯一堆什么独董、论文争议,全是幌子,真实理由只有一个,管中闵的颜色不对!

读完卡管的故事,回头再看北农总经理吴音宁的际遇,就更让人们了然于胸。一个先前仅专注报道文学,对农业产销毫无专业经验,甚至看不懂财务报表的作家,只凭着口头强调“有认真在学习”、“对农业抱有很大的热情”,就坐上年薪250万台币(11.2万新元,下同)的北农总经理宝座,要不是碰上北农接连休市3天,爆发菜价崩盘、菜农血本无归的事件,年轻的总经理却“神隐”不见,放任问题恶化,恐怕还没人知晓世间还有这等好康的事。许多人都在问吴音宁究竟凭什么?答案就在她有个颜色正确的哥哥爸爸!

更耐人寻味的是,过去几天在舆论与网路的痛加批判下,这位命好的总经理完全不动如山,照样“神隐”不出面,更没听闻有关方面究责的讯息,却只见部分媒体突然密集现身相挺,与当初全面围剿韩国瑜、欲去之而后快的状况,简直不可同日而语,看样子就算菜价跌到谷底,农民欲哭无泪,甚至濒临倾家荡产,这位作家还是优雅地坐领她的250万年薪,农民死活算什么?只要占位子的人颜色对了就好。

这种颜色盖过专业的事例,当然不只北农总经理,先前农委会找来与农业无渊源的学运人士翁章梁担任副主委,位子还未坐热就急着去嘉义县准备选县长,接棒的同样是与农业毫无渊源的台南市议员李退之;陈金德不曾有任何企业经营的经验,只因做过陈菊的副市长,就被送上中油董事长宝座;第一金证券总经理叶光章月薪约新台币30至33万元,因为他是民进党立委叶宜津的弟弟;台盐董事长陈启昱月薪约29.5万元,因为他做过陈菊的副市长。

这么再超级比一比之下,吴音宁的年薪还算是委屈的呢!

这样的官场世道,给我们绘制一幅怎样的图像?你有专业,你是干才,但政治颜色不对,很抱歉,什么位置都轮不着你,就算你有机会坐,也容不得你坐,管中闵就是这个下场。你根本没专业、没学识,但只要碰巧政治颜色对了,甚或是沾亲带故也行,钱多事少离家近的位子随你挑。这般不讲吃相的分赃政治,看在那些浮沉于22K的年轻人眼中,是何感想呢?我还需要努力钻研专业吗?到慈湖去泼个红漆,弄个绿色的正字标章,岂不是更快?

不要小看这个对比所产生的示范作用,它清楚告诉你台湾不再是一个看重专业的国度,积极染色加搞血统裙带才是正办。配合对岸祭出的31条惠台方案,直接指向吸收高阶人才,一来一往之间,真不知执政当局还能祭出什么法宝来挽留台湾剩下的精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