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评:香港须超越港独阴影前进

字体大小:

(来源:亚洲周刊)

破除港独,既在于中国自己的发展,也在于香港社会精英的努力。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国的发展一日千里,这是香港人可以参与的“我的国”,但若香港原地踏步,与港独纠缠不清,那么这个城市的发展就会陷入停滞,被中国崛起的大城市所取代。这是香港人必须面对的现实,避免空头政治蚕食经济的恶果。

香港媒体在三月六日的重大新闻,强调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提到港独。这样的新闻表达方式其实反映香港社会一些心理,就是关注北京对港独的态度,是否最终会加强对香港的控制,甚至最后连一国两制都会崩解。

这其实是一个京港两地互动的过程。回归二十年,前面的十五年都没有任何牵涉到香港人认同中国的问题。但自从占中与旺角暴动之后,本来是社会上非常少数的分离主义的论调,却被反对派的泛民主派势力视为同路人,向港独的论述靠拢。这也立刻造成北京对香港发展的戒心,一国两制的论述也越来越受到不同诠释的冲击。

首先是泛民被港独等激进势力所绑架,失去了“中国心”的情怀,与过去司徒华等知华派的想法断裂,而只是认为英国就是梦乡。他们高举“高度自治”口号,煽动新一代,将今天的中国一切视为落后、肮脏与愚昧,而香港则是干净、法治与秩序。他们要将自己的历史与神州大地切割,要建立政治上的新论述。香港十所大学的学生会都被港独的势力所控制,不断在青年人的世界里传播港独的理念。

这也使得北京的改革派和民间的知识分子对香港未来的幻灭,他们曾经期望香港在普选方面可以成为中国大陆的试验田,为中国的政治变革提供先锋的经验。但如今香港的泛民却成为港独的保护神,使得改革派心寒,也使得中国的知识圈不敢与香港的民主运动挂钩,唯恐与港独沾上了边。

这也使得中国的鹰派抬头。他们轻易地抹煞了香港一国两制的特色,反而认为这是港独出现的沃土,借两制之名,行推动港独之实,绝对违反了中国的国家利益,必须严加处理,绝对不能手软。

港独的出现对鹰派来说是正中下怀,因为这凝聚了中国的民心士气,大家取得高度的共识。习近平的领导核心也开始对过去长期以来香港工作以经济为主的路线加以修改,认为需要贯彻国家的政治意志,克服分离主义的种种苗头,绝对不会养虎为患,也不会对那些港独的外围分子客气。

香港的城市发展也因此出现一条裂痕。反对派就是在港独的底色中,不断为反对而反对,企图透过议会的“拉布”(Filibustering),拖延议事的进程,也导致议会政治“台湾化”,在失序失控中不断上演暴力的剧本。同时,香港的法律界也有不少支持占中的“黄丝带”,在司法判决中带上了意识形态的偏见。最新的例子就是法官严舜仪在审判前议员梁国雄(长毛)在议会中抢夺官员的文件案件中,说这是言论自由,认为律政司控告的藐视罪不适用于立法会议员,引起社会大哗。这也暴露了香港专业领域被意识形态所左右的发展,有些人带上专业的面具,作出种种的伪装。

对北京来说,谁是真正的敌人,就一目了然,看穿了那些在各种政治的伪装下自欺欺人的政客。因为北京的政治逻辑简单:推动香港民主和全民普选,都是中国的朋友,但以民主与普选为名暗中搞港独,则是中国的敌人。如果说推动民主与普选的过程中,大家有种种的矛盾,那么这只是“人民内部矛盾”;但如果是暗藏港独的祸心,则是“敌我的矛盾”,是没有任何妥协与回旋的余地。

支持香港“反港独”的最大助力,其实就是香港坚挺的经济力。超低的失业率、澎湃的房地产与股票市场,都让中产阶级与有房阶层获得巨大的好处,也成为民间反港独的强大力量。尤其是香港民间与广东省和整个中国大陆的关系一向密切,家族亲戚关系千丝万缕,对于港独的主张,都会觉得荒谬绝伦,也都成为支持“反港独”的重要力量。

这次两会对于香港的未来,都立足于大湾区的高度整合。由于港珠澳大桥即将开通,对于经济的整合,具有重大的作用,再加上香港高铁即将今年通车,让香港人可以与中国大陆两万多公里的高铁网连接起来,朝发夕至,中国不再只是罗湖商场的A货或是足浴或是色情事业,而是包括了阿里巴巴、腾讯、华为、大疆、华大基因、科大讯飞等高新科技的民间力量,也有无远弗届的网购与移动支付,都是处于世界前沿的地位。

这也是香港人可以参与的“我的国”。从宏观的视野来看,破除港独,既在于中国自己的发展,也在于香港精英的努力。打铁还需自身硬,当中国的发展一日千里之际,香港若还在原地踏步,在一些虚无缥缈的政治理念上纠缠不清,那么这个城市的发展就会陷入停滞,被中国崛起的大城市所取代。深圳的GDP总量已经超过了香港,而南山区的人均GDP也超过了香港的人均GDP。这是香港人必须面对的现实,否则就要面对空头政治蚕食经济的恶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