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特朗普是玩花招还是动真格

字体大小:

文:王慧麟

特朗普上台一年多,丑闻一浪接一浪。如果外界只看反特朗普的自由派传媒,可能会觉得特朗普可能会因还在调查中的“通俄门”事件,又或者近日闹得火热之情色丑闻被拉下马。但如果外界还会多走几步,看一看保守派或右派的传媒,大抵对特朗普的敢作敢为竖起大母指(当然还是较多时候觉得特朗普还不肯走共和党的主流路线)。“特朗普现象”的发生,主因与过往10多年“美帝”社会各走极端、出现大撕裂好有关系。但如果此时此刻还以为特朗普是做“刁”(deal,合作协议也)的总统,认为其行为只是说说玩玩、不是动真格,恐怕会“睇错市”,容易判断错误。

新一轮“美帝”的亚太区策略,大抵已经脱离了过往“美帝”的思考惯性及操作框架。而且特朗普及其团队的外交政策,正逐步脱离原有“美帝”官僚对于亚太地区的发展及想像。传统上,“美帝”及部分西方盟友,包括“英帝”,都有一个想法:应尽量与北京沟通,鼓励北京领导层在逐步发展经济之时,亦加入国际社会大家庭,走向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之道路。显然,“美帝”及部分西方国家却“睇错市”。现在“美帝”及部分西方国家发觉,北京近几年的外交行动极为进取,已经直达西方国家的利益核心;部分在外国的中国移民,更开始积极打入西方国家的主流政治圈子。所以“美帝”不得不“出招”,在方方面面全力“制中”。

美副助卿访台 有备而来

所以,上周美国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访问台北,已不是一般的官员访问,且是有备而来,希望利用台湾政府的力量,在两岸问题上刻意地“倾台”,以刺激及牵制北京。还记得特朗普在就任总统之前,曾经致电台湾的蔡英文总统。当时还有人质疑,特朗普是否搞错了两岸政策及焦点,在毫无预兆下走歪了路。之后特朗普曾经在两岸问题上较为收敛。

但在本月中,特朗普还是在签署了《台湾旅行法》之后,决定派黄之瀚访台,提出了“三个确定”(确定台湾是印太地区民主典范;确定双方能够携手强化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确定美国对台湾的支持不变)的说法。黄之说法,显然不像一个仓卒的决定,而是有意在两岸问题上把平衡点往台湾方向挪移。黄之瀚在发言里,提出“三个确定”之后就说“不能再让台湾不公平地被排除在国际社会之外”,“台湾在公共卫生、人道救援、永续发展等议题能贡献的地方很多,阻碍台湾贡献所长不仅对台湾不公平,对那些可能会因台湾经验而受惠的国家、个人也不公平”。黄之瀚更提及:“让台湾在国际上得到应得的尊重和对待,才会成为美国政策。”这里可以预见,在5月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美帝”及其盟友会否提高分贝,在会议上力挺台湾以观察员身分加入大会呢?因为“美帝”既然说到要让台湾在国际上得到尊重及对待,不可能只是口惠而实不至吧?

至于“美帝”对中国的关税问题上,由于“美帝”在实施之前有60日谘询期,所以一般的解读是,特朗普只是“靠吓”而已,因为华盛顿及北京其实不想有贸易战,而特朗普只是生意人,反口覆舌当“食生菜”,所以只要两国贸易官员加多几轮会谈、北京加码再加码,只要可以立时大幅度调整“美帝”的贸易赤字,应可“轻舟已过万重山”。但是观乎特朗普近期在朝鲜问题上忽然转向,以及愿意向金正恩伸出对话之手,另外又突然大赞台湾的民主经验,更委任强硬反华的博尔顿做白宫安全顾问,种种迹象可见,这都不是忽然心血来潮之冲动作为,而是有意识地针对中国的“组合拳”。

大家应当留意,无人可以估计“美帝”要北京在贸赤问题上要让到哪一步,才愿意在关税问题上收手。如果特朗普不是“说笑”,而是有意识地在对中政策上作出大调整,以挑衅及围堵作为主轴的话,那么即便北京在今次关税问题上让步,难保“美帝”又会藉其他商务以至政治议题向北京施压呢?又或者,“美帝”会否在“倾台制中”之同时,积极推动印太政策,逼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在撑美或撑中之间表态,不准走中间路线、不准“食两家茶礼”呢?

应以严正态度思考应对美国新攻势

特朗普上任已经一年多了。如果外界还是以“狂人”来解释特朗普的施政,好容易自我催眠,以为特朗普终有一天会因为丑闻而下台,又或者以为他的印太战略只是“吹水”居多、没有纹路,那么就会忽略了特朗普其实是在有序地推动“美帝”颠覆亚太地区的旧有秩序及外交政策,建立一个以“美帝”为核心的反中联盟。明乎此,看官也不应再以为特朗普正在“吹水”而耻笑其貌似毫无章法的亚太战略,而应以较为严正态度,思考应该如何应对“美帝”的新攻势!

作者是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