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案,国际贸易史的一课

字体大小:

作者:杜震华

在美国商务部发布制裁大陆中兴通讯1周后,终于看到商务部表示,允许中兴以非正式程序提供额外证据来显示其“合规”努力。美国财政部长穆钦也表示愿意前往中国,就经贸问题进行磋商,并对双方达成共识持“审慎乐观”态度。这些发展如同引人入胜的经贸连续剧,将世人引入另一回合的“美中贸易战”高潮。

“自由贸易”是将经济大饼做大的最有效途径,故绝大多数经济学家都主张自由贸易。奈何,理论却无法告诉我们参与贸易的各方可以分到多少做大的饼,只说它是由“贸易条件”来决定。世界贸易组织(WTO)规范了贸易的游戏规则,却也无法规范贸易利益的分配;这是川普派认为游戏规则大大嘉惠中国但不利美国,必须重建“贸易新秩序”的原因。

翻开国际贸易史,基本上就是落后国家一直使用“国家干预”来促进出口、先进国家鼓吹“自由贸易”来获取更大贸易利益的历史。英国在15世纪相较于比利时、荷兰这些“低地国”,是个只能出口羊毛的落后国;透过亨利七世、伊莉莎白一世的保护主义─补贴、分配垄断权、间谍活动、挖角低地国技术工、禁止出口羊毛等手段,才逐渐完成纺织业的“进口替代”,打败低地国,成为欧洲高科技中心。

英国全面领先后就开始鼓吹自由贸易,变成德国和美国在宣扬“幼稚产业保护论”─国家需要一段时间来保护初期产业,对抗先进国成熟产业的竞争。美国成为全球首强后,又变成自由主义的扞卫者,直到中国也利用英国、美国、日本的类似手法崛起之后,美国发现再不介入就来不及了,这就是川普崛起及当前美中贸易纷争的历史铺陈。

比较不同的是,中国已经以空前的速度崛起,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并在世贸规则的庇荫下获得巨大贸易盈余,但国家却还透过各种手段大力支持企业,“不公平”地向对手国攫取贸易利益,加入世贸的部分承诺也遭疑执行不力-包括强制外商技术移转来获得投资机会,这是美国川普的贸易政策虽然激烈,但基本上仍受国内支持的原因。

英国花了百年时间,才超越了低地国的技术。美国即使经济量体没中国大,毕竟在方方面面的技术上仍居于领先,随手一掐都可以让他国企业性命垂危。即使是“杀人一万,自损三千”,也必须让高调标榜“中国制造2025”、“厉害了,我的国”的北京清醒一些,认识到市场不是一切、“技术才是硬道理”的真相。

我们预期,在美国财长访问中国之后,中兴通讯的问题从“加护病房”转移到“普通病房”、获得纾缓的机会很大─只要能在贸易及投资市场开放、智财权保护、消除美中贸易赤字等问题上获得美国满意的共识。

(作者为中国文化大学全球商务系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