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好事变坏事 把坏事变好事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明报网

作者:张志刚,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全国政协委员

最近香港社会对历史课本内容的争议,其实是意料中事。因为中国历史作为国民教育的重要一环,在推行的过程中很自然成为政治角力的一部分,这种滋扰是避不了。既然避不了,那就只好勇敢面对、把事情讲清楚,反而是一件好事。据理力争、广而告之,就当是国民教育的一部分吧。

讲清讲楚 当成国民教育

所谓在“香港在中国的南方”的表述,其实完全是语文的问题。但语文除了用来表达之外,也是思考的媒介。已经离世的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前院长刘殿爵教授在提倡正音时,就解释这不是求古,而是求精。“时间”是一种空间的概念,所以要念“时‘奸’”;“间”念作“谏”音时,那就作动词用。他提倡正音,是从有助精确思考的角度来出发。所以课本内应用的文字,要求严谨精确,是合情合理。

至于“南方”的用法是否够精确,那不妨交由一些现代汉语的专家学者来评定。而事实上,“南方”两字的用法,既可作形容词,也可作名词。两者用法有否迥异、哪种用语更为精准,专家可以发表意见,甚至有一定程度的中学生也可以讨论。找5个相近的词语,由那些中学生讨论,五者挑一,又或者由一些中文科老师自行选答,挑选最合适的字眼,反正这是一个语文应用的问题。“南方”也好,“南部”也好,又还是“南端”也好,这也只是一个地理上的概念。海南岛不与中国大陆相连,难道会有人质疑它的主权归属?

“南方”两字的应用,可以引起这么多人表达兴趣,那可是好事,那大家就来上一堂现代汉语语法和思考方法的课。词语的运用,有可能言人人殊、莫衷一是。但对于一些政治原则,国家就早有定论,就算有人持不同意见,都不会改变这个原则。

对于香港主权的问题,中央政府的立场早定。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对香港的基本原则表达得很清楚,就是不承认清政府跟英国签署的3条“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和《展拓香港界址专条》。英国对中国这种立场,首先是含糊其词、视而不见、避而不谈;到正式面对香港前途时,就采取坚持3条“不平等条约”有效。但几经谈判,英国到最后全盘接受北京的立场。在《中英联合声明》中,已经清楚表达了英国这个最后决定,3条“不平等条约”无效!由只是中国坚持的立场,变成中英两国并无争议的共识。

如果3条“不平等条约”无效,那1997年7月1日前,香港的主权当然不归属于英国,这是顺理成章的逻辑。“主权”是一个政治上的概念,一般人都不会接触,又或者很难理解。那不妨用大家都较易理解的事例来说明。以土地或楼房为例,其业权,也就是拥有权,就可以类比一个国家对地方的主权。在香港,尤其是新界一些未充分开发的地区,有许多官地都给一些人私自占用。这些官地的业权是在特区政府手上,但特区政府因为种种原因,就算明知有人占用官地,都未必立刻采取行动,又或者马上清拆,有时甚至会跟占用者商议解决的办法。

主权归属 不容含糊

中国当时的立场,是不承认3条“不平等条约”,所以香港的主权仍然归属于中国;香港的现状,只是因为英国人使用武力强行霸占,中国会在适当的时候解决。按照这套逻辑,那北京政府在1997年7月1日重新行使对香港的主权,并且收回对香港的管治权,香港在这一刻回归祖国,这套表述有什么问题呢?

这个问题引伸到台湾,也需要按部就班地厘清。台湾现时的主权如何归属?北京立场当然是归属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那台湾的主权自然归北京政府。而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也是接受“一个中国”原则和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自然承认台湾的主权归属于北京。李登辉和陈水扁等挖空心思,要搞“两国论”,又或者“一边一国”,又或者“中华民国在台湾”,就是要模糊主权归属的问题。

对于主权归属的问题,一般人不会深入思考;而在生活上,也往往以随意的方式来讨论和表达。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这是生活嘛!

但如果在正式公文,那就含糊不得。尤其是在正式教科书课文,那就应该求真求是。“南方”、“南部”还是“南端”,还可以大家讨论、各抒己见;但主权归属,是基础的大原则,就一定要说清楚。否则习非成是,后患徒生。

有人去挑这些问题,是想把好事变成坏事。责之所在,特区政府有关官员利用机会讲清楚、说明白,那就是把坏事变回好事。而更多人清楚明白,就算回到日常的表达中,也可以变得更为精准确切。

(文章仅代表个人立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