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恐中、仇中到知中

字体大小:

作者:杨艾俐

中央研究院院士刘遵义在6月2日的“从西方中心到后西方世界:21世纪新兴全球秩序之探索”国际研讨会中,引用大幅资料显示美国、日本、中国的经济版图更迭。刘遵义根据联合国及IMF的资料,把台湾注明“Taiwan,China”。主持人吴荣义当即反驳:“台湾是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大会顿时安静,等到讨论台湾的因应策略时,全场更是一片寂静,中外学者噤声不语,和讨论中国及西方未来的场次大相迳庭。

随着中国大陆的迅速崛起,台湾更加边缘化,到后来,国际都不知道如何帮助台湾了,真让人忧心忡忡。台湾应从反中、仇中、排中以及防中的纠葛中,转为知中,从而制定因应策略,让台湾屹立不摇。

台湾尤其要留意现阶段中国的政经吊诡处:首先,大陆的经济成长是阻挡不了的,很多人也许不服气(包括我在内),但是根据安格斯 麦迪森所着的《中国经济的长远未来》一书中说,1820年中国GDP就占了世界的32.9%,远远领先美国及欧洲各国,这150年,先有满清腐败衰落,引来欧洲列强及日本侵略,然后是浩劫,一路下跌,到1970年只占3.1%,经过30余年改革开放,中国在2016年的GDP占世界15.1%,其实中国只是恢复她以前的地位而已,还有很大成长的空间。

中国经济总体占第1,只是国力的总体显现,不代表每个国民过着好生活,目前中国平均每人GDP只有美国的1/4,台湾的40%。中国大陆人民在世界快乐程度评比,多年来居80位,所以台湾实在不必担心。

台湾如果没有政治恶斗,还是远比大陆适合居住。现今年轻人去大陆是为了前途,如果继续打造台湾成为快乐岛,他们的消费、退休、养老都会在台湾,加上大陆及其他国家的观光客,还有台湾的科技创新能力,还是有希望的。北欧3国的成功方程式就是观光及创新打造出来的。

第二,切勿期待中国采取西方式民主,尤其是一人一票制度,未来的中国有三权分立,但不是西方的行政、立法、司法三足鼎立,而是由决策(政治局常委)、行政(国务院系统)、监察(中纪委)治理,这是中国实行数千年的制度,中国人觉得实施这套制度很有自信,也很自在。说它是寡头也好,恐怖平衡也好,至少它提供某种制衡。

被喻为法国20世纪最清醒的政治评论家雷蒙 阿隆说,“欧洲在19世纪快速发展经济时,没有国家同时享有个人自由、一人一票和议会制度”,所以西方民主也是渐进式的,不是一蹴可几的。他观察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发展,认为“蓬勃的资本主义经济需要配上限制的民主。”

第三,未来不是只有G2(美国、中国)的世界,而是美国+欧洲+中国+日本等多极世界。中国在可见的未来,为增进经济成长,巩固统治,在国际上不会做大举挑衅的举动,中国军力近年大幅进步,但是与美国仍相差甚远,例如美国在全球有65个军事基地,中国只有跟少数国家有军事合作。在此期间,大陆对台湾,只要不叫嚣台独,很少会留难台湾。台湾也得明白自己是小国,小对大必须用智,而要用智,知中是第一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