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泛民拟覆核“一地两检” 北京学者:港无权审

字体大小:

香港立法会上周通过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完成“三步走”程序的最后一步,但有民主派人士称正考虑申请司法覆核,随时影响高铁香港段九月通车的时间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端洪(上图)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香港法院无权审查或撤销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若有市民申请司法覆核,香港法院不可能受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则指,若香港法院受理司法覆核及作出违宪裁定,人大常委会有宪制性责任通过释法等相关宪制程序,予以澄清和纠正。

去年入禀申请司法覆核遭拒的“长洲覆核王”郭卓坚与社工吕智恒,计划在政府本周五“一地两检”条例刊宪后,再次提出申请。不过,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端洪表示,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地方法院无权推翻国家机构作出的决定,“中央有权监督特区政府、司法机构是否遵守《基本法》,但地方法院没有权审查、撤销人大常委会根据《基本法》作出的决定”,香港法院一定要拒绝相关司法覆核申请,否则情况“不可想像”。他指目前有“宪法和法律委员会”负责监督法律实施,一条法例是否合法合宪,并非由香港法院判断。

人大常委会去年十二月通过高铁“一地两检”《合作安排》的决定,但人大决定是否如人大释法一样,具有法律约束力,一直众说纷纭。陈端洪认为,两者同样出自人大,法律效力没有区别,人大决定亦必须符合《基本法》,但他承认当中有一点矛盾:“谁来判断是否符合《基本法》呢?她(人大)自己说了算,自我审查。”陈端洪说,在中国宪法体制上,指控人大决定违反《基本法》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人大作出决定时,必然是推断其决定符合《基本法》。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亦指,香港法院无权覆核人大“一地两检”决定,因为有关决定是人大常委会就西九龙高铁站管理制度正式作出的宪制性安排,具有等同于国家法律的地位,已成为以宪法和《基本法》为宪制基础的香港法律体系的一部分,具有国家法上的宪制合法性。

他指出,香港法院之司法覆核权从属于《基本法》授权的司法独立与终审权,主要用于对特区立法会及政府有关行为是否符合《基本法》作出审查与判定,无权向上追溯至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任何行为进行审查,该立场已由终审法院在“吴嘉玲案”补充性判词予以清晰阐明,香港各级法院须严格遵循。

田飞龙续指,若香港法院受理司法覆核及作出违宪裁定,“则表明其背离了一九九九年以来终审法院确立的‘人大行为不审查’的司法立场,存在司法越权及违反《基本法》的情形,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宪制性责任通过释法等相关宪制程序予以澄清、监督和纠正。”

他又指,人大决定与人大释法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均属于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依据宪法与法律的合法权力行使。他指《基本法》虽没明确提及人大决定的效力,但人大决定构成《基本法》秩序中有效的法律规范,香港法院有宪制性责任跟从判案,而人大决定在香港回归以来已多次使用,包括○六年“西部通道”、一四年“八三一决定”,香港法院予以确认和尊重,并无合法性质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