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一周年 温和政治兴起

字体大小:

后占领时代遗留严重分歧的政局,政治光谱拉阔,两极分化加剧。修补社会撕裂是多数市民的共同期望,也是林郑月娥胜选宣言中的首要工作。新政府施政一周年,能否为社会矛盾降温?政坛吹起和风,民意厌倦激进,主张温和政治的“第三条路”有没有为重建和谐创造条件?

去激进化与温和政治

虽然林郑任内发生“一地两检”立法、取消立法会选举参选人资格、社运案件判刑等政治争议,但是林郑的管治有不少新猷:政府重新开放“公民广场”、特首每月出席立法会答问大会、谘询架构邀请青年成为委员、官方记者会准许纯网媒采访,皆展示愿意沟通的决心。林郑伸出橄榄枝,非建制派也有所回应,结束“不合作运动”、通过首份施政报告致谢议案,更邀请特首出席筹款晚宴等活动。

行政立法僵局缓和,重塑愿意对话与妥协的风气,激进声音亦逐渐失去支持。“民主思路”自2017年中起,每半年进行有关“一国两制”概况的民调,至今共3轮调查,涵盖林郑的首年任期。附图为3轮调查各种政治倾向占成年人口的比例,中间派(包括倾向为“中间派”及无政治倾向的受访者)一直为最大组别,比例由2017年中的58.4%持续上升至2018年中的61.9%,增加人数达21.2万,促进温和政治形成。同期非建制派的比例由28.3%持续下降至25.2%,流失人数达18.8万,反映政情萌生去激进化,而且原来非建制派的支持者有转投中间派的初步趋势。

香港的政治倾向分布,需要小心解读。非建制派候选人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获得54%选票,然而在3轮民调结果中,倾向非建制派的市民一直少于30%。此差距相信是因为不少香港成年人并未登记为选民,或者已登记却没有投票。由于非建制派向来更积极发声,不热中投票的市民更有可能属于中间派。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香港有大约480万名合资格选民,其中已登记选民只有约380万,当中只有220万人投票。非建制派候选人在该次选举取得119万票,数量不足全港合资格选民的25%,更少于600万成年人口(不计算外佣)的20%。此数字与民调得来的政治倾向分布相当接近。

林郑施政后民情好转

不过,3轮调查只涵盖一年时间,单凭短期数据未能断定以上观察为确定结果。特首民望多少反映社会气氛的改变,为追溯及比较往年发展,我们利用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每月进行的有关特首民望的调查,以观察特首民望变化。该调查显示梁振英最后一年的民望一直低迷,处于约39分至43分之间(100分为满分);最后一个月更下滑至38.8分的低点,与林郑上任后维持在约53分至58分水平相比,有大幅差距。而且,在梁振英最后半年任期期间,约有10%市民给予0分的极端负评,相关数字在林郑上任后锐减至最近的3.7%,社会投射在特首身上的不满似乎逐渐平息。

除了特首的整体民望明显上升,民情转变亦体现在市民对特首各方面表现的评价。中大亚太所今年6月下旬进行另一项电话调查,探讨公众对林郑各方面表现的评价,发现10项施政表现中,有8项被评为合格(50分为合格),最高分4项依次为“办事能力”、“值得信赖”、“廉洁”和“包容各方政治势力”。结果反映民意大致同意在林郑施政下,不同派别的政治力量能够共处,印证政治与社会环境走向去激进化与温和的方向。

非建制派不满情绪升温

虽然温和政治逐渐形成、中间派人数有增长的趋势,但是从“民主思路”过去一年有关“一国两制”的民调可以观察到3个现象,显示非建制派似乎对现状愈来愈不满。原因可能是转投中间派的非建制派是当中较温和的一翼,留下的是反对情绪较强烈的一群。首先,非建制派对“一国两制”下的司法独立、高度自治、民主发展等8个范畴的评分下降,由3.46分下降至3.1分(10分为满分),跟大众由4.88分上升至4.9分的趋势相反。其次,他们对“中国人”的身分认同也下降,由5.16分下降至4.5分,同样跟大众由6.63分上升至6.78分的趋势相反。再者,他们计划移民海外的比例比一般市民更高:非建制派计划移民的比例一年间由19%大幅上升至25.2%,一般市民则由13.5%下降至13%。

社会撕裂严峻的政局下,要如女娲补天绝非易事。一年以来,民情在林郑施政下转趋温和,“第三条路”的立场逐渐为公众理解,从前未获足够重视的中间派日益增长。虽然整体政治气候呈现去激进化,不过非建制派不满情绪却上升。虽然他们只属少数,且人数在减少,不过他们热中于发声,并在选举中积极投票,对民意有较大影响力。香港政治鸿沟正在加深,长远将会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是政府亟需解决的政治问题。

作者宋恩荣是民主思路联席召集人(研究)、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潘学智是中文大学沪港发展联合研究所研究助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