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华裔学者的猎巫行动

字体大小:

文:杨志刚

美国对华裔学者进行猎巫,由来已久,绝非新事。但美国政府近期就对华猎巫而对美国人民作出的思想动员,难免使与中国有科研合作的在美华裔学者产生顾忌。美国的国安机构忘记了历史的教训,忘记了当年美国政府和美国五大主流媒体联手指控华裔核子物理学家李文和是中国间谍的冤案,令他饱受折磨。美国政府和五大媒体最终联合支付李文和164万美元和解费。政府和主流媒体綑绑一起支付“掩口费”,是史上第一次,足见猎巫的无稽。

美国猎巫3个共通点

过去数月,美国白宫、联邦调查局、中情局和美国国务院所发出有关猎巫的信息有3个共通点:其一,针对华人,是纯粹以族裔作基础的针对;其二,瞄准学术界,包括大学及科研机构;其三,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已经由国家层面如军事竞赛和贸易战,下放到民间和个人层面,目标是华人学者、科研人员和大学生。

两星期前,美国中央情报局东亚任务中心副主任柯林斯(Michael Collins)在一个安全论坛上声称:面对中国,我们整个政府、整个工业界、整个学术界、整个美国媒体和海外盟友必须行动一致。在同一场合,美国前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表示:大学当局对中国学生和中国学生团体应提高警惕,以揭露他们能作出的影响,这有助削弱他们能制造的负面影响。

本年6月,美国白宫发表的“中国经济侵略”政策文件表示:“每年有逾30万名华人就读美国大学或就职美国国家实验室、创新中心、孵化所和智库……这对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构成的威胁,在于中国可能使用操控或压迫手段,使他们不知不觉中或不情愿之下成为‘非传统资料搜集员’,服务北京的军事和战略野心。”“非传统资料搜集员”是情报机关用语,是指传统间谍以外的情报搜集者。

本年2月,美国联邦调查局长在美国国会作供时说:“联邦调查局在全美所有调查分局都观察到利用非传统资料搜集员的情况,尤其是在学术机构,包括教授、科学家、学生……中国的威胁不仅是整体政府的威胁,而是整体社会的威胁,而我们亦需作出整体社会的回应(whole-of-society response)。”联邦调查局长要调动“整体社会”作反制,亦即是要美国社会全民皆兵,警惕华裔教授、科学家和学生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这是否美国1950年代麦卡锡主义重临的先兆?

李文和案的教训

猎巫者忘记了美国政府与五大传媒綑绑一起支付164万美元给李文和的教训。该五大传媒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美国广播公司(ABC)、美联社以及《洛杉矶时报》。他们连续发布李文和是中国间谍的新闻,他们一直被美国官员的虚假消息牵着鼻子走,并无印证有关消息的真确,便对李作出严重的失实报道。

李文和是香港科技大学前校长朱经武教授在台湾成功大学念本科时低一年的师弟。朱经武在香港数次讲座中都有提及李文和个案。事发时,李于美国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为加州大学工作,突然被指控窃取美国核武库机密交给中国。他被控59项控罪,并被单独囚禁278天。

在饱受折磨之后,美国政府取消其中58项控罪,李承认余下一项不正当处理内部资料的罪名。该案在2000年审判时,主审法官表示:美国行政当局的行为“使我们整个国家以及每名国民尴尬”(embarrassed our entire nation and each of us who is a citizen of it)。

18年前的整国尴尬,今天还在叫人面红。最近一次目标,是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前海洋学家王春在。他是研究气候变化的权威学者,其论文曾被引用数千次。他被控8项罪名。面对冗长的审判和庞大的律师费,他唯有和美国联邦检控官达成协议,承认其中一项控罪。

今年2月,他在联邦法院被判罪成。他犯的罪是接受了中国“长江学者计划”于3年之间每月支付他约2200美元,作为他指导中国学生做研究的报酬。香港的“长江学者”,笔者也认识几个,不晓得在猎巫者眼中是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尴尬的美国法官面对已承认的控罪,判他坐牢一日,而他被通宵盘问的那一夜已服满刑期。“要裁决他,是我的遗憾”,法官说。王春在现已回国,于中国科学院继续他的研究。

除了“长江学者”之外,中国为广纳人才而设立的“千人计划”亦被猎巫者盯上。白宫“中国经济侵略”政策文件把“千人计划”包括在中国“经济侵略”行为之中。香港亦有学者获聘于“千人计划”,他们之中亦有美籍。

美国的司法制度,还是让人有信心的;美国大学亦然。美国着名大学治学严谨、拼搏进取、科研尖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是全球华人海外升学人数最多的摇篮。

香港8所政府资助大学中,7位校长来自美国,他们均在美国念博士,在美国做科研及教学,然后回归香港、服务香港。本港大学教研团队亦以从美国回流者占多。他们把美国高等教育的先进和严谨带来香港。没有他们的薰陶,香港高等教育不会有今天的国际地位。香港受益于美国的高等教育,中国大陆亦然。由1872年满清政府正式选派官费留美学生算起,至今已经146年,其间美国培育了无数华裔人才。除了广为人识的如杨振宁、李政道、钱学森等科学家之外,亦有大批人文巨匠,如梁实秋、胡适、冰心,还有宋家三姊妹,更有近代的数十万计人才。

美国高等学府和科研机构培育天下人才,亦为中国大陆和香港提供宝贵的人才,为中华文明的发展,添加动力。对此我们心存钦敬。

香港有需要向美国提要求

但在美国对华猎巫中突然被深夜抄家的学者,有些只是进行了学术界一向视之为常的正常交流协作。由美国回归贡献香港的学者有不少保留美国籍,这实属自然。全球化下人才和知识的跨境交流,不断上升,随着国内科研基金直通香港,香港众多的华裔美籍学者与国内和美国科研机关有多方面的交流协作,不但自然,且属必然。

香港学术界与西方接轨,有独特条件和需要向美国提出要求:请清楚列明猎巫的准则,否则他们回美交流时,会否在不知不觉中或不情愿之下被猎巫族视为“非传统资料搜集员”?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