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崩盘 戏剧化的个别事件

字体大小:

工商社论

土耳其里拉近乎崩盘的戏剧化贬值,引发媒体铺天盖地的报导,关于土耳其将会引爆一场连锁性的新兴国家金融风暴,似乎已经风雨欲来。但是,如果仔细观察新兴国家股市与汇市的反应,却又发现彼此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关联性,土耳其里拉的崩盘,很可能只是个别化的戏剧事件,甚至在引爆危机的国际政治角力获得共识之后,就会出现意外的转折。

土耳其里拉在8月10日当天,一度重贬22%,收盘贬值幅度收敛到15%,但是次一个交易日继续重挫。这样的货币贬值是机率极低的灾难性崩盘,外债债台高筑的土耳其已经无法偿债,即将步入希腊的后尘,将大量的国家资产低价转卖给外国债主,土耳其作为横跨欧亚大陆的文明古国,在此次货币重贬之后,恐将沦为列强瓜分的经济殖民地,前景凄凉。

但是,货币贬值对土耳其国民、企业、甚至政府来说,都不是甚么新鲜事,土耳其在2000年前后就曾经爆发经济崩溃,最后仰赖国际货币基金(IMF)的金援,才重新恢復活力,上一波经济崩溃、通货膨胀飙升,最终导致土耳其进行货币改革,在2005年元月以“一百万比一”的比例,将旧土耳其币更换为新土耳其里拉。

但是新土耳其里拉的币值也只维持了三年的稳健,到了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新里拉再度走上贬值的不归路,在金融海啸之前,土耳其里拉兑换美元的汇率是1.20左右,过去十年,土耳其国民经常取笑里拉正在“答数”,从1.2的汇率,贬值到2、3、4,去年七月之后,又以冲天炮的走势挑战4、5、6,最新8月13日的交易,则已经突破7里拉兑1美元。

土耳其货币的币值,与艾尔多安的政权密切相关,艾尔多安在2003年在选举中出线成为总理,带领土耳其走出经济崩溃的泥沼,成为掌控土耳其长达15年的威权领袖,但是艾尔多安的威权统治并没有带领土耳其经济结构翻转,反而将物阜民丰的国土资源,逐渐放贷给外国银行换取现金,陷入外债越借越多,币值不断贬值的恶性循环。在里拉剧贬到1美元兑换7里拉的关卡之后,背负1500亿美元外债的土耳其,实际上已经没有还债的能力,艾尔多安的政权也将进入倒数计时。

但是,正如同委内瑞拉经济崩溃,并没有在南美、或是其他国家造成涟漪效果;阿根廷与巴西虽然同样币值走贬,相邻的两个南美大国却有截然不同的病因,也与土耳其风马牛不相干。阿根廷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拥抱自由经济,获得IMF与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用高利率吸收国际资金来达成经济结构调整的需求。巴西则是即将进入年底大选,在鲁拉总统下台后正在进行剧烈的政治角力,包括最关键的国营石油公司都成为政治斗争的俎上肉。

国际媒体将陷入经济困境的委内瑞拉、土耳其、阿根廷等国,编整出所谓的VITAMIN指数,暗指这些国家将引爆新一波的金融风暴,但是,这所谓的维他命十国唯一相同之处就是经济疲弱,却各有各的病灶,更何况把伊朗、伊拉克、印尼、突尼西亚等国凑在一个篮子里,不论从外观或是实质都差异甚大,编制VITAMIN指数,新闻炒作的意义大于实质的经济衝击。

而且,被国际媒体刻意忽略之处是,阿根廷与土耳其虽然币值重贬,股市却没有崩盘,阿根廷MERVAL指数年初至今只跌了10%,与去年8月相较还大涨了27%;土耳其股价指数NATION-100过去半年跌掉16%,与去年相较也只跌了12%,国营的土耳其航空因为收入早已分散,大量的美元与欧元机票收入,反而让土耳其航空的股价在过去一年翻涨了一倍。

喧闹的金融市场,炒家总是不忘藉由媒体制造获利机会,今年欧美股市高檔整理,操作不易,反而放空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成为市场共识,如果年初放空土耳其货币,到本周一为止已经获利81%。年初放空阿根廷披索,至今获利57%;放空俄罗斯卢布,赚16.7%,放空巴西里尔,赚17.7%。这些货币的交易量虽然不大,但是剧烈的贬值幅度对市场炒家也是不无小补。

虽然炒手用VITAMIN等名词来制造新兴市场全面风暴的题材,亚洲货币仍然相当稳定,例如“强队”新台币、泰铢、马来西亚币只是把去年升值的部分贬回来,年初至今放空“弱队”菲律宾披索、韩元、以及印尼盾,获利空间也只有7%左右,亚洲当然有热钱回流的压力,但是说会受到土耳其的影响,实在言过其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