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基本工资该调 但政府也要拿出经济作为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台湾劳动部今天将召开基本工资审议委员会。根据相关部会释出的信息,时薪可能调涨为150元(新台币,下同),月薪调幅则在四至五%之间。但劳资之间的期待值,仍大异其趣:劳团要求时薪调到182元,月薪至少应为28000;商总则认为,先前两次调涨基本工资幅度已超过五%,希望这次不要超过二%。

正值年底选举在即,可以预料,这次基本工资的调幅只会大不会小。从最近蔡英文政府推出一系列“政策买票”的作为看,这个基调显得鲜明。进一步看,台湾近20年来薪资水准一直低迷不振,落后其他竞争国家甚远。以目前的法定基本工资看,月薪为二万二千元,时薪为140元,皆严重偏低。如果在台北市,领取这样的薪资的人其实已落在“中低收入户”的门槛,属于“贫穷线”范围。也因此,调高基本工资势在必行,必须让有意愿工作的人能领取一份足以养家活口的收入。

这次调整基本工资,如果时薪能从140元调高到150元,幅度虽然有七%,但实质不过增加区区十元,只是锱铢之数。亦即,若依新制计算,一个人一天打工八小时,一日所得不过1200元,一天实际仅增加80元。这样的所得,其实几等同开发中国家的水准,资方应该没有理由拒绝。或者换一个说法,给自己的同胞一个有尊严的待遇,也算是企业主向劳动者致敬的心意吧!

但在支持基本工资调升的同时,我们也要提醒:低薪只是台湾经济发展困境的面向之一,政府不要以为调高基本工资便责任已了,却忘了自己创造良好投资环境及经济转型的责任。许多民进党官员和立委普遍存在一个天真的幻想,以为只要快速地提高基本工资,就可以带动企业调薪,解决台湾低薪的问题。事实上,调高基本工资如果真是一剂万灵丹,那么,行政院长赖清德何不直接宣布提高基本工资到他宣称的平均薪资48000元,效果岂不更佳?

而如果赖清德觉得基本工资一举提升到48000是不可能的事,那就表示他承认薪资基本上必须反映市场的现实,取决于产业的竞争力和劳动者的工作能力,不是人为加工或任意喊价的结果。那么,赖即必须想想,除了在最末端拉升基本工资,还有什么是政府可以做却没有做,或者投资人和劳动者想做却被政府绑手绑脚的事?

追根究柢,台湾低薪最主要的根源,是有六成就业人口集中于进入门槛较低的服务业,这六百多万人的平均年薪低于50万元。由于技术需求低,某些这类服务业人口很容易被外劳或打工学生取代,形成弱弱相争。另一方面,一些台湾原本拥有良好技术基础的制造业,则因环保及社会抗争等因素未能获得良好而合法的处理,以致许多新的投资被迫外移,在台湾接单却在海外生产,包括许多外资对台湾裹足不前。如此一来,不仅造成产业空洞化,更造成“根留台湾”的虚假化。民进党长期利用社运团体造势从而取得政权,最后却被自己在环保、劳运上的诸多口号束缚,几乎不知如何发展经济。就这点而言,民进党作为台湾低薪的祸源,责任恐不输於它所指控的资本家。

只谈调高基本工资,却不提如何发展经济,说穿了就是“不想耕作,只想收获”的心态。蔡英文年初曾说,基本工资提高到3万元是她的“梦想”;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随即附和说,每年若调高八%,四到六年间即可望达成。说起来简单,但要问的是:如果政府每年创造的经济成长只有二到三%,那么每年基本工资调高八%的实力从何而来?包括时代力量喊出基本工资月薪29000,时薪187元,这难道是选季的拍卖行情吗?

没错,基本工资应该调升;但政府除了拿鞭子督促企业,自己也得拿出作为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