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翻转台湾经济 从尊重价值着手

字体大小:

工商社论

在工业经济时代,台湾凭藉着大量制造、成本降低、全球布局、供应链管理,赚进了不少的“制造财”。但过去的胜利方程式,迈入数位经济、知识经济时代,以往的好运似乎用光了。步履走的蹒跚,获利微薄、产业大举外移、高薪工作机会压缩,薪资的停滞也成为常态。

工业经济时代的成本降低,杀价竞争的思维、高度管制、不尊重知识价值的特性,到了知识、数位经济时代,彷佛将小孩衣服套在大人身上,格格不入,也使台湾在国际竞争中严重掉队。

就成本降低、杀价竞争而言,4G通讯499元吃到饱的低价方式即陷入低价竞争,压抑了员工的劳动条件,也可能使业者失去利润而无力创造更多的附加价值;又如,有线电视一百台吃到饱,使得粗制滥造节目充斥,低价竞争下,电视节目失去创新的动力。

就高度管制而言,一例一休为了三成不受劳基法规范劳工的权益,却忽略了知识工作者、知识行业的需求,把制造、服务视为同质,使劳动市场、企业运作完全失去弹性。同时,公务员受制于调查局、监察院的图利他人公诉罪,再加上缺乏诱因,管制思维盛行,使高阶服务业及工作机会萎缩,虽有金融沙盒进行金融面的创新服务验证,但未扩及各个产业,影响层面不广。

就对知识经济的尊重而言,政府的採购,多数以价格标为主,且以服务成本加公费法为主轴,企业缺乏合理利润之下,产品、技术品质不见提升,而且内定、绑标时有所闻。因此,政府採购办法及机制的检讨,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又如会计、研究服务等知识产业也以人头计费、服务成本加公费法方式为主,压缩了工作者的价值,也导致了服务业的普遍低薪。再如,在资金的筹措上,台湾仍以银行体系的融资、担保为主,且额度不高、贷放保守,对创业者不利,无法协助高阶、有进入障碍的创业,不易形成独角兽,且流于以复合式餐饮为主的创业主流。

迈入数位经济时代,台湾应有创新思维,摒弃工业时代以成本降低,大规模制造、代工,不尊重附加价值,以管制、规范为主的思考。逐步尊重价值,以松绑、产业化替代规范,重视人才及智财权,并透过崭新的金融工具来追求、创造价值。

首先,必须在差异化、创造附加价值上下功夫,才能摆脱杀价竞争。企业应逐步由代工转型至品牌、通路,即使在代工生产上,也应在价值链上争取较高附加价值的位置;而政府在政策工具上,也应奖励品牌、行销研究、重视智财权、系统整合,以及创新採购制度。会计制度方面,应由数人头、数设备、资产,迈向重视价值,无形资产的方向改革前行。

其次,就管制、规范太多而言,数位经济时代的特色在于商品、劳动市场的松绑。由此观之,一例一休将各行业劳工视为同质的政策有必要改弦易辙。同时,服务业主管部会应有松绑、产业化的绩效指标(KPI),将过多的滥头寸导入长期照护、都市更新、国际医疗、金融理财、资料开放等领域,引进投资、优质商业模式,创造更大的经济效益,但必须有回馈弱势族群的配套及坚强论述,来说服民众支持。同时,金融沙盒、创新实验,应扩及整体产业的沙盒,在特定领域进行创新实验,使饱受制造桎梏的台湾产业也能注入创新元素。再者,公务员的图利他人罪必须废除,使其勇于任事,但必须搭配“显不相称所得应自负举证责任,否则去职”的配套。

而在吸引本地、外人投资上,行政制度的革新是必要的,包括中央的跨部会KPI订定,中央/地方合作的KPI,服务业主管部会的产业化KPI,政府才能和企业扮演伙伴功能,发挥协助、整合的能量,降低法规管制的束缚。

在资金取得上,去中介化、鼓励群眾募资、P2P、加密货币等工具的开放使用有必要,但配合风险管控、监理沙盒以降低可能的金融风险。

在尊重智财权上,创意容易受到剽窃,但智财权申请审核、通过时间太过冗长,因此,以着作权、know-how,营业秘密保护法来保障智财,以掌握竞争的时效。

在人才晋用上,以学费补助、减免税负吸引全球优秀人才,并透过产学合作来培养人才的实务经验。在人才库养成后,可吸引全球企业来投资,善用本地人才,而高阶人才培育或引进后,高阶的产业自然蓬勃发展,人才取得高薪的机会也不再遥不可及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