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级別愈谈愈低 中美贸战旷日持久

字体大小:

社评

本周中,中美贸易谈判又再展开,双方代表分別是中国副商务部长王受文和美国副财长马尔帕斯。中美谈判从国家主席对总统,到副总理对财长、商务部长,再到现在的副部长级,层级愈谈愈低,反映双边关系愈闹愈僵。今次谈判的低层级也显示是双方摸底之会,难有突破成果。会谈前,特朗普已扬言,中国仍未能拿出美国可接受的协议,若美国未获公平对待,不会“敲定任何结果”。种种迹象显示,中美贸易战不会很快结束,很可能重蹈韩战及1950至1970年代中美大使级谈判的历程,谈谈打打,旷日持久。

韩战停战谈判自1951年7月谈到1953年7月27日,才签署停战协议,两年间一直在谈谈打打。中美大使级会谈是1955年8月1日起两国驻欧洲的大使在日内瓦开始谈判,后来谈判地点迁至波兰首都,直至1970年2月20日,近15年间共谈了136次,可算得上世界外交史上罕见的马拉松谈判。

今次中美贸易战谈判,从5月至今不过三个月,由于两国贸易冲突是结构矛盾所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绝非副部长层级的工作会谈所能解决。

中方特別强调今次是“应美方邀请”,又重申“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做法,不接受任何单边贸易限制措施”;只愿“在对等、平等、诚信的基础上,开展对话和沟通”。显示在之前几次谈判成果屡遭美方反悔的前车之鉴下,北京取态审慎。而美国方面,特朗普及其经济顾问库德洛强调是中方“想谈”,又警告北京勿低估美方“决心”。

美方领衔的副财长马尔帕斯主要负责金融、服务贸易等领域,而服贸又是美国对华贸易的最大顺差来源,过去10年这一顺差增长了33.7倍。特朗普对北京会否打服贸这张王牌有所担心,可能是派这服贸专家来摸底,同时他也可能担负对华施压要让人民币升值的角色。

不过,美国政府内部持续的分歧也令这次会谈难有成果。王受文今次的谈判对手并非美国商务部而是财政部,众所周知,美国财长梅努钦是特朗普团队中对华贸易战的鸽派,就在他与中国副总理刘鹤努力重启今次谈判的同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拟议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稅的公听会也将于明天开始,令今次谈判在阴霾笼罩的气氛中展开,难有令人惊喜的成果。

由于中国经济最近出现下滑迹象,相反美国经济强势,而且贸易战美国主攻,中国主守,所以一般相信,美方在谈判中可以予取予携。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就称,中国经济很差、正在下滑,投资崩溃,国民正拋售人民币,投资者正撤出中国。但从内地股市表现看,内地民众已接受持续贸易战的影响,负面因素可谓尽出;反而高负债经营及高估值的美国上市公司在贸易战升级环境下,令美股高处不胜寒,一旦掉头向下,美元加息或难以为继,中期选举的结果可想而知。而且,美国一方面鼓吹中国经济持续走弱,一方面却施压中国政府拉抬人民币汇率,这种叫价恐怕需要压倒性的战略优势才能实现。

美国对中国发动这场贸易战不仅仅只是贸易冲突,更是美国试图阻止中国崛起的战略重要组成部分,这场贸易战已突破贸易纠纷范畴,正在向中美政治、安全与人文交流等诸多领域外溢,已严重阻碍了双边关系的正常发展。这场贸易战实际上表明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搭便车的时代终结,中美已进入了竞争时代。

在2002加入世贸组织之初,中国的全球经济规模不到日本一半,不到美国的五分之一,比东盟还小。但现在,中国已经是日本的三倍,接近美国的三分之二。如果说邓小平提出“韬光养晦”时中国只是一只小白兔的话,今日的中国已经是一只大笨象了,实在是藏不住,也躲不了的。中美关系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只能在新形势下重新调适。

中国虽然不愿意打贸易战,但是不得不打;尽管这场贸易战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中国经济的外部风险和下滑压力。中国经济基本面仍算稳定,亦有足够韧力,有应对冲击的回旋余地。中国政府应该将这场危机变为深化中国改革的一次机遇,积极激活国内市场,改善国内的商业环境,真正建立起一个公正、公平、合理、有效的营商机制;同时,坚定不移地推动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发展自己,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加大科技创新力度,稳定贸易战负面冲击对预期的影响。如此,美国想逼中国签订城下之盟,恐怕并不容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