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认识大陆制度之长

字体大小:

旺报社评

两岸官方关系加速恶化,但大陆不改变惠台政策,继年初公布惠台31条后,近日又开放港澳台民众申领居住证,在大陆居住半年以上的台湾民众,持证即可享受与大陆民众一样的生活福利待遇。长期以来大陆对港澳台民众比照外籍人士,提供“准外国人待遇”,当时大陆生活水准相对较低,比照外籍意味一定程度的特权,如今大陆政策思路已调整为“准国民待遇”,这体现出大陆对多年发展成就的自信,包括制度上的自信,也包括发展程度上的自信,因为大陆的国民待遇已经变得更具吸引力,而外国人待遇反而优势不再。

变迁的背后,折射的是大陆近三十年的长足进步,这三十年也是两岸开启交流的三十年,台湾人既参与了大陆发展进步的过程,也见证了这一过程。可惜的是,当大陆由衰转盛,台湾却由盛转衰,两相对比,有识之士忧心不已。但台湾社会长期以来受制于“反中仇中”意识形态宣传的桎梏,不能理性面对大陆发展的成长与成功经验,却盲目贬抑大陆,对繁荣强大的中国大陆视而不见已成为政治正确。但大陆的存在不因台湾的忽视而消失,尤其大陆的国际影响力早已今非昔比,台湾掩耳盗铃式的中国观无以为继,蔡英文才不得不在民进党党代会上公开呼吁,要正视大陆崛起的事实。

然而,要改弦更张承认大陆崛起,并非如想像中容易,首先要摒弃意识形态和统独立场的偏见,以更客观理性的态度审视大陆发展的背后逻辑,并从制度层面探究,大陆是如何激发出追求发展的强大动力。

显而易见的是,大陆在邓小平时代,透过大辩论,最终确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国策,并以此作为评价和选拔官员的指导原则,后续又以决策科学化、民主化为标准,建立起更加专业化、更专注发展的官员队伍。在此过程中,官员完整的培训体系无疑扮演着关键角色。以党校、行政学院为主体的培训体系,正是当今中国大陆取得巨大发展成就的重要原因。

西方式自由民主制度正面临重重挑战,曾经标榜历史将在自由民主制度下终结的美国学者福山,已在反思民主制度是否出了问题?大陆的发展经验无疑提供了一个参照。大陆由一党专政,透过专业化的官员培训,确保官僚体系将工作重心集中于经济发展,避免民主社会常见的政党斗争、为反对而反对的弊端。专业化的培训也能确保官员具备推动经济发展,及解决施政各类问题的专业能力,最大限度避免不同专业背景的官员在具体任职过程中,出现水土不服或者专业不符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大陆官员的培训体系不仅仅是基本专业素质的提升,而且也是官员晋升的必要途径,这就解决了官员培训的动机问题,使得大陆的官员乐于接受体系化的培训,并积极争取更好的表现,从而实现个人职务的晋升。

大陆的这些经验,恰恰都是在回应当下民主制度运作的种种问题。选举产生的各级首长,以及他们政治任命的各部会、局处的官员,普遍受到“肉桶政治”及“用人唯私”的质疑,他们往往政治资历不足、经验不够,乃至专业能力欠缺。他们虽然透过选票,能得到选民的信赖与授权,却经常禁不起施政品质的检验。而原本可以提供专业协助的职业官僚体系,却因为政务官员的频繁变动而变得无所适从,专业受制于政治需要,成为民主社会的日常困境。

两相对比,不能仅以民主人权等意识形态标准,轻率予以否定。大陆的发展成就并非来源于友善的外部环境,更不是运气使然,而是在于大陆解决了发展所需的激励机制和制度保障问题,这些经验可以超越意识形态和制度差异,值得世界各国学习借鉴,台湾自然不能自缚手脚,视而不见。

台湾朝野和民间社会,在保持既有政治制度优势的同时,也要学习借鉴大陆的优点,只有彼此互鉴才有可能建立良性的竞争关系。掩耳盗铃式的批判,臆想中国大陆崩溃,都无助于台湾自身的向上提升,更无助于缩短两岸业已拉开的实力差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