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棕油开发毁林 中马须有所警惕

字体大小:

观点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早前(20日)与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举行会议,双方签署五份合作备忘录,提及中国将进一步扩大棕榈油及其他特色农产品。马哈蒂尔表示:“我很高兴,中国政府表示会进口更多大马产品,特別是棕榈油”,他又表示希望中方理解马来西亚的处境,增加投资,帮助解决马国的严重债务问题。有消息指,马来西亚政府的总负债超过1.1万亿马币(约3700亿新元),达全国GDP80%。中国是马来西亚长期贸易伙伴,正如马哈蒂尔所言,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中马关系能否保持稳定发展,对马国经济的影响举足轻重。

马来西亚目前为世界第二大棕油生产与出口国,其中88%棕油产量供出口之用,当地超过49万人依赖棕油行业维生,2017年出口量达到800亿马币,棕油出口直接影响其国民生产总值。然而,现时棕油产业正面对重重难关,欧盟议会在去年通过法案,宣布将在2021年前逐步停止使用由棕榈油生产的生物燃料。另一方面,印度也宣布提高马来西亚棕油进口稅至30%,使马来西亚棕油出口面对双重打击,贸易壁垒显著,有分析指,其棕油行业在未来数年将出现产能过剩的问题,全球棕油市场亦维持低价走势。

中国在加强与马来西亚棕油贸易方面其实早有计划,今年二月,中国驻马大使月宣布中国对马来西亚的棕油进口不设上限,并开展棕榈油生物燃料和橡胶方面的合作,大马棕油局与清华大学将联手研究在中国数个省份使用B5生物柴油。另外,马来西亚种植及原产业部长马袖强预计,中国两年后将成为马来西亚棕油最大市场。

在当地棕油产业水深火热之际,回顾马哈蒂尔一直对中国“一带一路”项目及引入中方投资态度模糊,中国的种种举动,无疑是对马来西亚政府释出善意,以贸易措施促进两国关系。

但同样需要注意的是,棕榈油产业对环境造成的破坏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资料显示,平均每小时即有300个足球场般大的雨林消失。2016年马来西亚棕榈树种植面积已达574万公顷,约佔马国土地总面积17.37%,较2015年增加1.7%。棕油种植园大部分都是从热带雨林转变而来,绿色和平指,企业为了腾出空地种植油棕树,不惜以砍伐甚至火烧的方法,清空大片的原始森林,摧毁生物的栖息地,甚至引起森林大火。此外,不少媒体揭发棕油生产商为了达到利润最大化,不惜以抽干地下水及燃烧泥炭沼等违反环保原则的方式开垦农地,油棕树种植不当可能会破坏碳平衡,导致温室气体增加,造成地球暖化。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棕榈油生产所带来的环境与社会影响》报告中指出:“因大规模的单一栽种油棕所需的范围广阔,以致拥有高保护价值的热带森林和其他生态区皆遭破坏及清除土地。”

生产棕油所衍生的环境问题,包括土壤侵蚀、水源污染、空气污染及对动植物的侵害多年来一直为环保人士所诟病。

有见及此,欧盟决定于2021年禁止使用棕油生物燃料,决议通过了一项关于欧洲棕榈油和其他植物油出口的单一认证系统,通过可持续棕榈油认证(CSPO),可确保各类植物油是在可续环境中生产。法国与德国随即行动,根据欧盟可再生能源指令,研究修正生物柴油中使用棕榈油的比例。

除了环境遭受破坏,棕油企业连带的童工问题、劳工剥削、原住民土地被掠夺等问题亦严重影响当地民生,民怨累积,若中国继续支持此等贸易,反而有机会令马国国内对中国产生不满。就外交关系角度而言,扩大棕榈油贸易未必是长远而有效的方案,中马两国在发展贸易之余,均须考虑环境生态的平衡,在计算经济利益同时,注重环境成本及民生,才是两国关系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近年由东南亚国家出口至中国的棕油及棕油产品数量显著上升,满足国内需求固然重要,但中国若不提高进口商品的环保标准,等同助长及纵容他国发展“高污染、高排放”的商业模式,间接参与去森林化(Deforestation)及间接进口森林采伐,因此,政府不但要监测进口商品的质素,亦要留意其生产过程。不过,当地经济及民生问题始终要靠当地政府从根源解决,马来西亚政府应在棕油生产的过程进行规管及监督,敦促产油商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以确保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