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理森时代的中澳关系需要新思维

字体大小:

作者:张敬伟(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还是未能逃过下台之劫。当地时间24日,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在党团会议投票中以40比45失利,宣布辞职。从2007年起,澳洲政坛11年送走7位总理,没有一位总理完整度过任期。国库部长史葛.莫理森将接任成为澳洲新一任总理。

被称为知华派的特恩布尔,上任后反而使中澳关系陷入困局,莫理森会改变这一颓势吗?似乎不容乐观。就在特恩布尔辞职前一天,澳洲正式宣布,华为和中兴将被禁止参与当地的5G流动网络建设,澳洲理由依然是所谓的国家安全。在此之前,澳洲安全部门指华为“受中国政府掌控”,阻止了华为参与所罗门群岛与澳洲之间的海底光缆铺设。特恩布尔总理不恰当地指责中国“渗透”内政,甚至用中文高呼“澳洲人民站起来了!”澳洲外长毕晓普更是一再指责中国。

澳政府的反华声音也遭到澳国内人士批评。5月中旬,澳洲前驻华大使芮捷锐在媒体发文,指责外长毕晓普“用尖刻的南海言论”激怒北京,呼吁特恩布尔解僱毕晓普。毕晓普辩称,澳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根本利益没有改变,澳中深度的外交接触仍在继续。

前驻华大使的“知华”和现任外长的“反华”,凸显澳洲对华立场出现了严重分歧。本被视为“知华”的特恩布尔,也背上了“反华”这口锅。这也折射了亚太诸多国家面临的普遍尴尬。美国的地缘政治伙伴们,几乎都和中国有着紧密的经贸关系,中国就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美强弱分明的前危机时代,澳洲在中美之间“二选一”的困扰并不强烈。

失美依傍增加恐惧

特朗普放弃亚太再平衡战略和TPP,美澳关系也发生了一些“不快”。越是如此,澳洲越是显示出反华的主体性,在南海、安全、贸易上不断发出反华声音,成为区域内炒作中国威胁论最主要的国家。此外,澳洲政媒两界还对中国“渗透”澳洲政商两界充满警惕。中国对澳洲周边国家的投资,也被澳视为侵犯了自己的“一米线”,并指责中国刻意制造“债务陷阱”以控制相关国家。澳洲的对华焦虑不安,通过毕晓普外长的言论典型折射出来,使其变成了一位反华分子。

澳洲的地缘政治利益、政治文化传统,亲美欧、疏亚洲、恐中国并不令人意外。在特朗普回归“美国优先”的功利主义政策下,澳洲对奥巴马主义的“抽走”更充满孤独无依的恐惧感。孤悬于太平洋中的澳洲,不敢对美国怨艾,对中国的焦虑和恐惧却是与日俱增。

从澳洲到欧洲,遇到放弃价值观头雁、坚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都面临着失去依傍的心理阵痛。东亚的日本、东盟国家和南亚的印度,更容易找到和中国相处的现实主义之策。因而,在美国放弃亚太和大西洋朋友圈的现实下,澳洲的反华显得非常典型甚至突兀。中国对这个经贸严重依赖自己的太平洋国家,也表现出相当不满甚至是愤慨。

反华立场不合时宜

不久前,澳洲贸易部长乔博开启了他的访华之旅。这是乔博任内3年来第13次访华,凸显中澳贸易的紧密性。但此次访华,对澳洲和乔博都意义非常,被舆论场视为“破冰之旅”。当然,这有些言过其实,一方面中方未和澳洲交恶;另一方面,中方的确反感澳洲不断释放反华信号。关键是,澳洲在经贸上还要倚重中国这个最大的贸易伙伴。

以奥巴马时代的地缘政治思维对抗中国的澳洲政府,显然还没有明白大国博弈的实质。当澳洲继续幻想依靠美国指责中国时,中美虽然存在贸易摩擦,但也存在着贸易磋商的可能。世界主要经济体因为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而重新分化组合,澳洲坚持反华的立场显得不合时宜。

站在澳洲的立场,对华不安和焦虑也许是根深蒂固的惯性思维。然而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相比欧盟、日本和印度对华立场的改变,澳洲还是慢了半拍。

作为澳洲的主要贸易伙伴,特恩布尔总理和毕晓普外长的对华意识形态心结,让中澳关系陷入尴尬。澳洲进入莫理森时代,中澳关系重拾信任,中澳经贸关系才能继续互利共赢。莫理森政府对华能有新思维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