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外交角色选择:螳螂、棋子或杠杆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台萨断交,终于逼著台湾总统蔡英文改变修辞,转而强调“中华民国”和“团结”。她说,“中华民国(台湾)”是现状,是现阶段最大公约数,也是台湾人民团结的基础。”这段话,据信是蔡英文自己补上;但夸夸其言之外,她执政以来究竟为“中华民国”和“团结”做了什么努力?面对内外无力回天的乱局,她可明白何以致之?

从圣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马、多米尼加、布吉纳法索到萨尔瓦多,蔡英文任内已有五国与台断交,邦交数降到历史新低的十七国。许多人心里有数:蔡英文政府的两岸外交政策若是不变,萨尔瓦多之后还会有长串名单;而人们心里没数的是:这样崩盘式的骨牌效应,将伊于胡底?

台湾的国际处境特殊,维持一定数目的邦交国是外交上的必要,但多为点缀作用。真正有影响力的要角,是无邦交的美国,与可以左右台湾外交处境的中国大陆。质言之,台湾的对外关系,主要就是在处理美中台关系,且其中一大部分无法操之在己。这点,才是蔡英文必须面对的“现状”。

美国1979年与中国大陆建交后,美中台关系一直是连动的三角架构;这个架构,随着三边关系与台海现状的张弛不断变化。台湾虽然是最小的一边,在三角关系中分別扮演过螳螂、棋子或杠杆等角色,但下场殊异,未必完全处于受宰制的地位。

第一种角色是螳臂挡车,扮演“螳螂”的台湾是可悲的。面对美中两强,主政者不认清自己的虚实,却一意孤行破坏美中台关系稳定,甚至几把台湾推向战争边缘。早从李登辉时代引发台海危机的康乃尔大学之行与“两国论”风波,到陈水扁强推被小布希在温家宝面前斥为“改变台海现状”的“防卫性公投”,及废除国统会及国统纲领之举;再如蔡英文政府无视两岸关系的现实,一味在文青口号包装下逆势而行的外交,皆因自大、轻率与不自量力,引发严重后果。

第二种是抱美国大腿,扮演“棋子”的台湾是可怜的。两岸之间时移势易转,台湾已失去了二、三十年前的经济优势,无法再投入庞大资源和中国大陆进行互挖邦交国的角力战;无计可施的意识形态执政者,只好当起美国的扈从。这种困境,在民进党两次执政时尤为明显。

抱美国大腿的风险,是随时可能被美中夹杀。民进党对两岸关系无计可施,对于当美国棋子,却乐此不疲。美国在台协会前台北办事处长包道格即认为,美中两强对峙下,当美中关系恶化时,台湾往往会付出代价;而目前美中关系正走向恶化,因此北京对台施压不会手下留情。诚哉斯言,但蔡英文政府听得进去吗?

第三种是“执两用中”,扮演杠杆的台湾才是智慧的。面对中国大陆崛起,台湾在外交场域几无招架之力,硬碰硬只会自伤。因此,应该创造两岸关系的和谐与和解,并妥善化解美国的疑虑,这需要“以小事大”的勇气与智慧。马英九时代借由“九二共识”维持两岸关系的稳定,外交上减少竞逐,也有助拒绝邦交国的投机或需索。

小国求存,扮演权衡利害的杠杆,是台湾应该要走的路,但也存在相对的风险。对于“九二共识”之“一中各表”,大陆始终只谈“一中”,却实质阉割“各表”,导致民进党政府连“九二共识”都拒绝接受。这点,恐怕也是北京当局应该反思之处:如果不容许台湾扮演杠杆角色,一边打压台湾的外交,一边又窄化“九二共识”,如此就算能打击蔡英文政府,也无法把它逼回“九二共识”的轨道,更无法赢得台湾民心。

陈明通稍早在美国重申《中华民国宪法》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蔡英文在台萨国断交后也回到了“中华民国”,这或许是她重回维持现状的起手式。对此,北京当局是否也能展现智慧,给她一个支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