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政治审查的幽灵仍在台湾上空盘旋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如果没有“意外”,年底和台湾九合一大选合并举行的公民投票,应该会有十个之多。但是,以中央选举委员会(简称中选会)目前的表现看,“意外”发生的可能性不低。

去年底《公投法》修法时,除了降低公投提案、连署和通过的门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取消了“公投审议委员会”的审查机制。这项修正,主要目的是降低政治对公投提案的干预。谁料,“公投审议委员会”虽遭废除,政府的政治审查黑手仍然无所不在,中选会轻轻松松就取代了公投审议委员会过去扮演的角色,而且变本加厉地干预。

今年公投提案出现井喷状态,主要就是提案人都希望能赶上与年底选举合并举行,以提高公投的投票率,并增加公投通过的机会。中选会的审查作业越快,意味提案人有更多时间可以部署下一阶段作业;但观察目前已通过连署的十个公投提案,政府的处理时程却出现很大的差异,对某些议题表现出明显的好恶,启人疑窦。

例如,今年二月提出的“东京奥运正名公投”,中选会仅花了四十多天,即在三月底完成审查。对照之下,中选会拖了最久的公投案前三名,皆是蓝营领衔提出的案子。其中,“停建深澳火力发电厂案”花了七十天,“反核食案”花了七十六天,“减少火力发电案”更花了超过九十天,明显刻意延宕。

不仅如此,这几个被刻意拖延或阻滞的案子,都遭到中选会“特殊关照”,举行听证会、补正、再补正、书面说明,花样百出。例如反核食案,就被质疑有“违反国际条约”之嫌;但对于遭质疑违宪及违反国际条约的东奥正名案,蔡英文政府却一路开绿灯。这难道没有双重标准?至于民间发起的“以核养绿”公投,则因直接冲击民进党“非核家园”的核心价值,则受到审查拖延的影响,赶在最后时限才凑足连署书。但以中选会的蛮悍态度看,此案能否赶得上并大选举行,仍在未定之天。

中选会的刁难手法,不仅完全取代了过去公投审议委员会的过滤机制,甚至变本加厉,扮演起政治黑手的角色。例如,蓝营送件时,中选会演出“拒收”戏码;在审查连署书时,中选会则高分贝宣称有大量“死人连署”及“相同笔迹大量抄写”情况,质疑连署正当性。事实上,若是“死人连署”,自然可以剔除;但所谓“大量抄写”,只是根据部分户政机关反映,便指国民党的三案有高达六成是“大量抄写”,甚至举美国一个毫不相关亦显不对称的选举案例称可以判定失格。中选会这些动作,恐怕是在预留伏笔,为最后判定反对党的公投案“不成立”预作准备。

中选会的说法到底有无道理,其实征诸历史即可一目了然。首先,无论中选会或户政机关,均非专业的笔迹鉴识机构,除非直接征信,否则是否确为“大量抄写”,恐非其所能判定。其次,“死人连署”情况,过去亦曾发生。如过去民进党发起的“讨党产”公投,也曾被发现超过二百份的“死人连署书”。

事实上,在《公投法》修法时,朝野曾就此有过辩论:若有“连署造假”,是否即可判定为无效提案?当时绿委段宜康回答说,若果真如此,那么假连署将成为“意图破坏公投者让公投失效最简单的方法”。当时的中选会主委刘义周则引用法院判决说,因无法证明造假动机及是谁造假,所以做法就是“剔除”该连署书。可见,连署是否违法造假应由法院认定,而非中选会权责,更別说以此认定公投案失格了。

明知今年公投案将会爆量,中选会却未增加处理人手,亦未依法完成电子连署系统的建置;却滥权利用各种行政杯葛,拖延及刁难特定案件,自失其中立机关立场。公投的“鸟笼”虽然打开,政治审查的幽灵仍在台湾的上空盘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