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双重标准恬不知耻:美国拟制裁国际刑事法院

字体大小:

作者:叶德豪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周一出席保守派法律界组织“联邦党人协会”(Federalist Society)活动,其间发表演说,抨击国际刑事法院“无合法性”,扬言若美国人受到法院调查,美国将尽一切努力“保护美国人”。

国际刑事法院核察官本苏达(Fatou Bensouda)去年曾正式提出要全面调查对阿富汗战争罪行的各种指控,其中疑犯包括美国军人及情报人员。

博尔顿指本苏达的调查提请是“完全没有根据、没有支持的调查”,并声言如果国际刑事法院真的开展有关调查,特朗普政府“将会还击”,其手法包括禁止其法官和检察官进入美国,制裁他们在美国的资金,甚至在美国对他们提出检控。

另外,博尔顿亦指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驻华盛顿办事处同日被下令关闭,原因是巴勒斯坦想寻求国际刑事法院调查以色列。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在周日(9日),公布调查结果,指中国在新疆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为由,对维吾尔穆斯林作违反人权的拘禁,规模之大,前所未见。调查公布前更有指其受拘人数超过“100万”人。不过,该报告的调查手法,只依靠对58名前新疆居民的访谈,无论是规模还是可代表性,都远远无法说明实情。

在人权观察的报告发表之前,早有声音要求美国政府以违反人权为由,就此事制裁中国人员。例如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上月就曾要求国务院及财政部制裁有参与兴建拘禁营及监视设备的中国公司。

这种以“人道主义”为由的对华制裁提议,在特朗普上台后,虽然已是“买少见少”,不过在过去却是美国对华外交政策的常见说辞,所以此提议本身并无惊人之处。

然而,把这种对华制裁提议,与博尔顿制裁国际刑事法院的威胁,一并观之,则可见特朗普政府中一群“美国优先”死硬派的荒谬和恬不知耻。

国际刑事法院按2002年的《罗马规约》(Rome Statute)成立。虽然美国方面有份参与其成立过程,由于当时总统小布殊的反对,美国并无签署规约,因此一直不承认法院的地位。

曾以“美国战争罪行无任所大使”身份参与法院成立过程的律师谢弗(David Scheffer),就指责博尔顿的演说是“双重标准”,说特朗普政府显示出来的不是“强势”,而时在国际法上面的“软弱”。

博尔顿的演说,完全表现出一切以“美国优先”的意识形态:在任何事情上,如果被认为会对美国不利(即使事实上未必如此),美国就可以不顾任何原则的去保护美国人的利益。

在中国被指非人道地拘禁维吾尔穆斯林的问题上,特朗普政府没有要求联合国组织调查清楚事实,就先提出制裁中国人员、企业,明显是先入为主的政治权宜计算。

可是,在美国人被指涉及战争罪行时,特朗普政府的表态,却是连调查也不容许,更以制裁威胁国际刑事机关的人员。

制裁的操作,对中国,是针对未有实证的违反人道主义指控;对美国,却是用以阻止对违反人道主义指控的调查。

如此赤裸裸的双重标准,在“美国优先”的旗帜下渐成常态。其共通点只得一个:美国人的利益就是一切,不论事实到底如何。

当然,我们不能说每个美国人都相信“美国优先”的思考模式。然而,博尔顿的意识形态在美国政治文化中的确占有重要位置,这种赤裸的傲慢一直存在,只是受过“特朗普式的坦白”洗礼后,博尔顿这类人不用再羞于其“政治不正确”,对之不再掩饰而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