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推给“前朝”,蔡政府旧癖该戒了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号称“改革”的政府,却一遇阻力就拿“前朝”当挡箭牌,是民进党擅长的招数;久而久之,也被民众看破手脚。最近的例子,陈其迈高雄选情告急,蔡总统为他站台,竟炮轰国民党二十年前长期执政“拖延高雄建设”,彷佛近二十年不是民进党在高雄执政。日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宣布停建深澳电厂,则不顾该电厂是苏贞昌十二年前在阁揆任内核定,而反控是朱立伦在行政院副院长任内拍板。这种推诿手法,如何让民众信服?

一遇到难题或阻力,就把国民党当成垫脚石及提款机,民进党政府这种“追溯前朝”的“穿越”能力,有时令人啼笑皆非。以高雄为例,民进党在高雄市执政长达二十年,县区部分则长达三十多年;以高雄市铁打的绿营根基,还能数落国民党的罪过,令人大开眼界。近二十年,高雄市的市容确实更光鲜,因为做了许多点缀及粉饰性建设;但论内里,经济软实力却是节节滑落。地下管线的气爆,水灾之后的五千天坑,被讥为“素珠”的大楼“售租”招贴,不皆是因此而来?当年十大建设催化高雄的无限活力,是国民党的政绩;而今高雄又老又丑,却是在民进党手里造成,不是吗?

不少蔡政府推动的政策,一旦遭到致外界批评,民进党便顺手推给“前朝”,似已成了标准模式。诸如,爆出弊案的庆富猎雷舰案,或因能源政策失当同样成为发烧议题的台中火力电厂空污、观塘天然气接收站环评强渡关山案,无不如此。事实是,马英九执政时期,民进党几乎是“逢马必反”,任何国民党要推动的政策,民进党都全力杯葛反制。而蔡英文以“改革”自诩,前朝做的事都要改掉;如今,竟频频拿“马政府拍板”当为自己推动政策或建设的藉口或挡箭牌,着实讽刺之至。

所谓“前朝决定”,只是蔡政府拿马政府当选票提款机的第一种模式。这个模式,民进党政府其实并非真要捍卫前朝政策,只是想推卸责任。第二种模式则是:“前朝不做”或“前朝做不够”,现在由我蔡政府来“改革”,则更是精心的布置。诸如非核家园、军公教年金制度改革、各种转型正义的推动等,均为此类。这类政策引发的争议,较诸能源、环保问题并不更少。原因是,除了程序正义堪虞,还有政府权力无限扩张、违反民主及法治国家治理原则,乃至赤裸裸的政治斗争和差别立法、执法等疑义。民进党将这些议题简化为“国民党不做”,把焦点导向“纠正威权体制”;既轻松打击国民党,又模糊了焦点,可谓一举两得。

但另一方面,某些明明属于“前朝作为”而得到掌声的政策,蔡政府倒是不吝于割现成稻尾。最具体的例子,是最近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的落成。启用典礼当天,民进党中央到地方冠盖云集,彷佛这个大建设是由民进党政府一手推动。事实是,卫武营虽是扁政府时期规划,却是马政府编列预算正式动工;但启用典礼上,却见不到一个“前朝”官员。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基隆港军港迁移案上。这是马政府敲定的政策,但正式动工时“前朝”却被集体遗忘,完全没有民进党清算深澳电厂旧帐时的“好记忆”。

综合而论,民进党把国民党当“选举提款机”有三个模式:其一,遇到政策不受欢迎,就推说是“国民党拍板”;其二,若和国民党扯不上关系,就说是“国民党不改革,只好民进党来做得罪人的事”;其三,前朝发动而受到欢迎的政策,则功劳全部笑纳为己有。

自总统直选以来,民进党执政的时间加总也已超过十年,它却还要装作自己是一片纯白,纤尘不染,人民能相信吗?自欺是会上瘾的,当民进党习于拿“前朝”垫脚,将连自己脚下的实地在哪里都不知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