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进民退”与改革开放40年

字体大小:

工商社论

中国最近经历一场罕见的经济路线重大辩论,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封公开信,起了一锤定音的效果。

《中国时报》昨日引述新华社报道,习近平于10月20日给“万企帮万村”行动中获得表彰的民营企业家回信,特别强调“支持民营企业是中央一贯的政策”,并且驳斥任何弱化民营企业的言论,习近平以白纸黑字驳斥“国进民退”,终结了困扰多时的传言。

习近平在公开信中强调,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企业蓬勃发展,民营经济从小到大、由弱变强,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民营经济的历史贡献不可磨灭,民营经济的地位作用不容置疑,任何否定、弱化民营经济的言论和做法都是错误的。

在习近平公开信之前一天,主掌国家经济政策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也在10月19日接受《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三大官方媒体的专访,刘鹤特意回复记者提出“国进民退”的问题,直言所谓“国进民退”的议论,既是片面,也是错误。国有资本入股民营企业,是件好事,不存在“国进民退”的事。

刘鹤不是单独发言,同一天他邀集了人民银行行长易纲、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以及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士余,四人分别透过主要官方媒体,以专访形式,表达政府对股市的政策支持,遏止股市不断下跌,大股东断头质押的问题,主掌国家经济金融政策的官员集体发声,极其罕见,显示中国政府对于股市下跌的重视,重新燃起民众对于股市的信心,期待随后採取的各项政策支持。

中国股市今年不断下挫,年初到10月19日为止,上证指数累计下跌22.88%,在全球所有股市中敬陪末座,排在其后的仅有西非货币联盟的象牙海岸BRVM指数,以及纳米比亚Local指数,而且,由于股市下跌的过程中,资金与政府资源向中大型的国营企业倾斜,民营上市公司的股价跌幅远远超过指数。

以刘鹤等四位财经领导发言救市的前一天的收盘价计算,上海与深圳两个交易所共有3,553家上市公司,其中股价与历史高价相比较,跌幅超过50%的竟然高达3,150家,占所有上市公司家数的88.66%,股票跌掉80%以上的有1,018家,占比28.65%,也就是说,如果把龙头国企拿掉,中国的中小型上市公司股价,距离高点竟然跌掉六、七成,由于中小型股以民营企业为主,整体民营企业衰退的压力可谓空前。

由于民营企业在扩张过程中,大多採取高杠杆的方式运作以追求最大的增长,上市公司大股东也习惯向银行高比例质押股票,因此超过五成以上的跌幅必然引发大量的融资断头压力,也迫使民营企业主转向资金充沛的国家资本寻求援助。根据《南华早报》的报道,今年民营企业将经营权或是控制权移转给国有资本已经达到50家,是“40年来前所未有困境”,而且,从质押断头压力到股权移转需要数个月的时间,今年第二、三季股价持续下跌,民营上市公司转手卖给国资的家数必然持续攀高。这也是引发中国企业高度担忧“国进民退”的病灶。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纪念,1978年5月一篇名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在《光明日报》一版刊发,这篇文章打开了中国拥抱市场经济大门的钥匙。隔年的4月,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勛在北京参加党中央工作会议的机会,提出了“广东先行一步”的建议,希望在深圳、珠海、汕头划出特区,鼓励华侨、港澳同胞与外商投资。

接着在1980年8月,由广东省委副书记吴南生起草《特区条例》获得全国人大通过,将深圳蛇口、与珠海、汕头、厦门一起划为中国首批经济特区,自此以深圳为实验的市场经济与民营企业,用40年的时间成为中国经济的主流,至今民营企业贡献中国五成的税收,六成的GDP。

过去一年,为了避免明斯基时刻的金融风险,政府严厉执行去杠杆政策,加上P2P等民间融资体系的崩解,使得银行体系资金大量向地方政府与国有企业集中,民营企业面临前所未见的融资困难,最终一路蔓延到民营上市公司,造成股票重挫。此时,又因为中美贸易战逐步升高,中国内部出现必须“集中国家力量”的倡议,甚至有财经评论员主张“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刚好又遇到马云盛年退休等事件,“国进民退”的风潮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峰。

在中国领导人与主管经济的部委负责人同步发声,表明支持民营企业是其中央一贯政策的立场之后,这波在改革开放40年爆发的“国进民退”浪潮将会暂时止息,接着中国中央应该会要求各级地方政府,特别是银行体系,必须加大协助民营企业取得资金的力度,各地方政府透过国资企业入市抢救民营企业必须以纾困为主,避免以融资资金换取股权或是控制权,习近平一锤定音,确保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不变的方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