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会若即若离 应否有所期待?

字体大小:

香港01观点

美股前两周三、四(10、11日)突然暴泻,道指与纳指分別大跌5.2%与5.3%。特朗普将问题归咎于联储局加息,甚至不惜指责联储局主席鲍威尔“疯了”。然而,刚好就在此时刻,美国白宫国家经济会议主席库德洛向外透露,白宫正尝试安排在11月底举行的二十国集团会议中,让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两人会面,商讨两国贸易磨擦。特朗普虽然在公众面前称贸易战对美国经济没有影响,但此举无疑是间接承认中美贸易战有一定风险。各界开始聚焦习特会到底会否成行,以及会否有正面结果,以下有几点值得留意。

一、罗斯:与中国贸易谈判进展看似停滞

白宫推动11月底的习特会,但17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接受《CNBC》访问时,却又表示谈判有起有跌,而中美贸易谈判进展似乎正暂时中断,同时他又称拟在二十国集团(G20)会议途中举行的习特会,不可能接触到太多细节,因为“无法在一个小时内签订一份数千页的贸易条约”。罗斯此番话大大降低了外间对习特会成果的预期,甚至认为白宫可能只是因股市暴跌,为了急忙“救火”才提出习特会;事实上,始终中美双方分歧仍大,会议即使成行最终可能没有具体结果。

二、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两国有望达成协议

另一方面,曾被特朗普公开表扬的对华强硬派学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12日接受霍士财经网(Fox Business)访问时,却又表示对习特会感审慎乐观(mildly optimistic)。按他所知,中方试图摸清特朗普底线,并准备一些让步方案满足其要求。他指中国相当要面子,难以期望中方承认强制技术转移、盗窃技术等指控,但中国如果愿意连续两年、每年增购1000亿美国货,那将是一个重大的让步,能大大增加美国工作岗位,有可能促使贸易谈判成功。

突如其来?还是早谋和解?

其实,早在8月中美副部级会议时,就有消息人士指副部级会议最终乃想促成11月的习特会。然而8月会议并未有达成重要结果,而9月美国再邀谈判时,又因为同时向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货加征关稅,令会议无疾而终,令11月的习特会一度似乎变得非常遥远。

美国即将于下月初举行中期大选,共和民主两党争持激烈,尤其众议院胜负更直接影响两党势力消长。特朗普喜欢以经济与股市畅旺作为一己政绩,现在股市暴跌,无疑令他非常尴尬,更可能影响选情。就在此关键时刻,习特会却又突然出现在大众眼前,可能有一定意味。

与此同时,特朗普上任后以减稅加增加政府开支刺激经济,但同时又埋下了财赤问题。最新数据指,美国2018财政年度财赤7790亿美元,大增17%;估计两年后更会突破1万亿关口。美国政府已多年借钱渡日,虽然财长努钦曾称不担心没有人买美债,但财赤加重必然会推高美债息收益率,可能引发连锁反应令经济陷入衰退(前两周股市暴跌,特朗普亦将之归咎于联储局推高美债息)。特朗普为了减低财赤,17日便指示阁员要将下年预算削减5%。削减开支减少经济推力,有可能令来年经济增长放缓,这亦是特朗普须担心的问题。

白邦瑞于12日的访问,就展示出美方有可能正现实地考虑如何就贸易谈判取得结果。访问中他集中讨论,如果中国能答应于未来两年增购2000亿美元美国货,将有可能推动谈判取得成果。以未来两年美国的情况而言,2000亿美元的贸易额正好可以填补因政府开支减少和减稅刺激减弱而造成的经济缺口,对美国有一定短期意义。而且比起保护知识产权、开放市场、中止补贴高科技产业公平竞争等要求,这更具体及更为中方接受。当然,白邦瑞未必全然能代表特朗普政府的想法,但假如美方想取得短期成果,那11月的谈判便有可能促成中美双方短期和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