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的三个“相信”

字体大小:

作者:周永新

施政报告发表后,公众的反应只算一般,虽不至劣评如潮,比较林郑月娥上任后第一份施政报告,所得评分明显要低。“明日大屿”激发的争议,及市民住屋困难无法短期内纾缓,特首的民望也不如她期望的从台风“山竹”过后反弹。看来特区政府未来一年的施政,仍将举步维艰。

特首施政报告已做足功课

特首的第二份施政报告真的这么不济吗?平心而论,单是计算施政报告中提出的改善措施已有200多项,怎能说特首没有作为?也不能说特首没有愿景——“明日大屿”是史无前例的长远规划,泛民政党过去不是批评政府没有远见吗?再说议而不决的事,特首现在拿出解决3条过海隧道分流不均的方案,虽被批评没有考虑驾驶人士的感受,但公众的利益不是更重要吗?今次特首已算做足功课,显示的决心和魄力是前几名特首没有的。这份施政报告为什么仍落得如此下场?笔者的看法是,特首错估了香港目前的形势。

特首在施政报告结语部分形容自己对香港的前景抱有希望,而她的希望是基于她对香港人、特区政府和国家的信心。林郑月娥的3个“相信”是怎么一回事?首先,为什么特首对香港人有信心?特首说她担任行政长官一年多来,她“小心聆听、细心观察,得出的结论是香港的固有优势有增无减、香港人依然优秀、香港的拼搏精神亦无消失,香港仍然深受重视,并引来不少羡慕眼光”。所以,特首“相信香港各界会用好自身优势,抓紧‘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机遇,开拓经济的新增长点”。

香港固有优势大不如前

香港固有的优势真的有增无减吗?过去几年,不少研究香港发展的学者曾多次提出警告:香港如果只靠“吃老本”,香港的经济虽不至一蹶不振,也会不断萎缩。负责财金的官员也曾指出:香港的经济结构必须寻求突破,不能过分倚赖金融业和地产建造,否则香港的经济难免出现非理性的波动,市民的生活将停滞不前。因此,政府曾一度提出要重振香港的制造业,可惜最后不了了之。内地官员更曾提醒:香港不能沉迷于固有的优势,必须与时并进,并举出例子证明今天的上海和深圳在很多方面都超越了香港,明言香港再不思进取,香港将被“边缘化”。明显地,在不少内地官员眼里,香港再不是过去他们投以羡慕眼光的地方,遑论深受重视。

综合以上言论,特首说的“香港的固有优势有增无减”,话不知从何说起?

至于香港人的拼搏精神,如果特首指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香港人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捱更抵夜、但求温饱地努力工作,恕笔者直言,我情愿这种拼搏精神完全消失,尤其是为了几百尺的“安乐窝”而劳碌一生的情景,能够一去不复返。我不是认为香港人不再优越或不再拼搏,但他们拼搏的目的,已不限于“开拓经济的新增长点”;他们现在追求和盼望的,是物质和精神生活的平衡、是家人间的互助和互爱、是趋向公平和正义的社会、是人对大自然更大的爱护。换言之,香港人今天的拼搏精神,再不单纯为了一己的利益——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生活好过一点,但也发觉过去为了经济的增长,香港人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他们尤其愤怒的,是香港的财富不断增加,自己的生活素质却愈来愈差。

特首相信香港人会抓紧“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机遇,也会好好利用自身的优势推动经济向前。但特首的“相信”,是香港人的愿望吗?“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机遇是什么?恐怕市民大众多不了解;就算了解,又有多少人愿意和有能力抓紧这个机遇?特首应该明白,施政报告是向全港市民交代政府的施政,并不是向商家和创业者说话。“北上”寻找机遇的话题,能打动普罗大众对“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憧憬吗?

市民怀疑政府建设好香港的能力

林郑月娥的第二个“相信”,是“我相信我和特区政府有能力建设好香港”。回归初期,市民一般认为:公务员是优秀的、廉洁的、做事有效率,所以特区政府应有能力管治好香港。不过,经过21年的管治,特区政府的表现不但未如人意,各项调查均显示,在市民心里,特区政府的管治能力正不断下滑,松散的情况更迅速加深和蔓延:涉及的政府部门愈来愈多,官员犯的错误愈来愈严重。远的不说,就以最近港铁沙中线工程出现的问题为例:负责监管的官员有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吗?为什么近年政府庞大的工程屡屡出现延误和超支?工程涉及多个政府部门的协调和沟通,政府现行架构是否需要重整增加效率?以上并非单一例子,在在说明政府的管治能力已大不如前。这时特首要市民相信她和特区政府有能力建设好香港,实在是强市民所难。

特首相信自己有建设好香港的能力,看来只是自我感觉良好。特首与其相信自己和特区政府有这样的能力,现在更应该做的,是拿出勇气认真和仔细查找政府运作之不足:看看哪些地方需要堵塞漏洞、哪些地方需要大刀阔斧地推倒重来。唯有这样,特首建设好香港的信心,才是建基于一个有朝气、有魄力、有效率的特区政府,才能挽回市民对特首管治能力的信心。

国家作为香港坚强后盾的好与坏

特首的第三个“相信”,是“相信国家始终是香港的坚强后盾,不仅助香港抵御风浪,亦不断为香港发展提供新动力”。国家对香港的支持,市民是感受得到的,特别当香港遭遇危难的时候,例如1998年爆发的亚洲金融风暴、2003年的SARS疫病危机、2008年的“雷曼事件”及后来引发的金融海啸,每次国家都伸出援手,令香港在风浪中安然渡过。不过,国家作为香港的后盾,不是每次援手都带来好的效果:“自由行”后,香港与内地居民之间的矛盾、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发生的不规则行为,每每令香港人感到疑虑。港人并非不喜欢国家的支持,但支援必须适切和恰当,特首应该在这方面多多反映市民的意见,避免原本是好的事变成坏事,港人也可真诚地感受到国家作为坚强后盾的好处。

林郑月娥对香港人、自己和特区政府、国家的3个“相信”,绝不能停留在特首个人感受的层面,也不能停留在过时失效的思维。特首必须体验市民的感受、明白他们的真正需要,她的“前行”才会在香港人心中“燃点希望”。

作者是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荣休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