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能改变国民党体质?

字体大小:

作者:包正豪

选举研究中有一个现象是“裙摆效应”,通常指的是总统(行政首长)候选人拉抬国会议员(民意代表)候选人的声势,但这回2018地方选举,莫名其妙咸鱼翻生的韩国瑜,以高雄市长候选人的身份,不只拉抬高雄市议员候选人的声势,还捞过界,从北到南,去替其他县市的国民党县市长候选人造势;没能约到韩本人到场支持的,其他县市的国民党县市长候选人甚至特意跑到高雄,就只是希望和韩“同框”,能够在自己的选区燃起一点点热情和声势。一时之间,韩国瑜的政治亮度简直超越太阳,光芒普照,几乎是所有国民党候选人都受惠。

这个“好像”还不只是媒体上的感觉而已,因为近期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韩国瑜站台过的国民党候选人声势都有起来,譬如原本有气无力的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现在支持率开始迫近市长柯文哲了。于是乎媒体评论和乡民的键盘分析就直接把这两个现象连结起来,称之为“韩流外溢效应”。

老实说,我不敢这样武断地说这两者有必然相关,因为手边并没有贯时性资料可供分析。不过,当其他环境条件不变,看起来只有一个变数产生变化的时候,我们是可以合理假设,结果的变化是来自于这个变数的影响。所以基本上我们可以假设国民党候选人声势的普遍上扬,某种程度应该或者说非常可能是韩国瑜个人旋风的外溢效果。

到底“韩流”有多强,只能等11月24日投票结果底定后才能知道,但韩流的后续政治影响却是可以预期的。无论是否赢得高雄市长选举,韩国瑜都将改变现有的政治迷思,证明再深绿的选区,国民党也不是没一搏的机会。

进一步来说,韩国瑜在高雄掀起的浪潮,其实侧面反驳了“民进党派个西瓜也能胜选”的讲法。“西瓜论”不过是国民党推不出高雄这类深绿选区能接受的候选人的托词。换言之,国民党过去输掉南部,然后就几乎再也拿不回来,根本就是因为选民厌倦传统国民党政治人物的结果,也是证明传统国民党思维无法被中南部选民接受。

但是韩流能不能改变国民党的格局,其实我是悲观的。无论未来高雄市长是否姓韩,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国民党内兴起的一股独立势力,还是和既有国民党领导阶层格格不入,而且必起扞格,因为党主席选举的时间差,让韩流无法直接顺势冲击国民党。所以这股力量,会被老旧国民党的深潭给缓冲,甚至消融。

韩国瑜毕竟只是单一个人,倏忽兴起,一方面是泛蓝支持者在温吞匠气的国民党下委屈太久,另一方面是民进党执政太糟的怨气,在韩国瑜这个“很不国民党的国民党”身上找到情绪出口和希望,所以造就今日韩国瑜的“金刚不坏”。但如果只有一个韩国瑜,选举结束后,就只是一朵比较大的浪花,看似惊涛裂岸,实则泡沫飞溅,顽石仍在。

这场选举,最大赢家是国民党,选举结果只好不坏,但让人担心的是,韩流撑起国民党的同时,也让旧国民党得到苟延残喘的机会。不过事情也未必一定那么糟糕,如果高雄市长姓韩,国民党南方新势力兴起,不满旧国民党的党内力量自然会往南汇集,时势会逼迫旧国民党向新兴势力妥协的,那也许是国民党真正改革的一点希望。

(作者为淡江大学教授兼全球发展学院院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