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只因为讨厌民进党

字体大小:

作者:王尚智

“韩流”的热力难挡,但选举最后三周的冲刺一向是“狠招毕露”,20多年来国民党只有挨打的分,这也是为何近日来,“护韩”的战友与名嘴们无不提心吊胆,老妈子般再三叮咛韩国瑜“不要太过劳累讲错话”、“国民党不要榨乾韩国瑜”。

如今虽然有“人气”的火球护体,但韩国瑜从政多年也并非密实不透风,此刻至少得要留有三分清醒,巧妙应付即将来的各种意料外的抹黑狠招,否则稍微一次严重的“讲错话”,人气就可能无形裂解,而民进党也深知要利用这点。

陈其迈终于宣布请辞立委,显示民进党终于开始深感危机,府院党政各大派系全力一致动员起来对付韩国瑜。而最近也确实有些韩国瑜过去“讲错话”的小视频冒出来,虽然画面晃、收音差、杀伤力有限,却也恰好证实了绿营“上穷碧落下黄泉”死命想要挖出些“黑资料、脏东西”的努力程度。

几乎可以想见,那是如何挟着政府体系的巨大资源,绿营党政调动无数批人马,此刻分别正在追溯韩国瑜过往所有的影、音“情资”,就是非要挖出些任何“动手、说话、人脉、联系”的蛛丝马迹,据以藉题发挥,攻破韩流从各方集结出越来越坚固的人气。

只不过由于韩国瑜过去实在只能算是国民党的“边缘分子”,媒体镜头的目光很少捕捉他,这反而恰好成为了最关键的幸运!

古今中外任何大小选举“抹黑”永远不会消失,差别只在于“抹黑的手段与格调”。当年谢长廷与吴敦义的对决中,“录音带事件”就是现身在高雄,成为民进党抹黑手段的最初“经典”,之后更成为民进党所有选战的战略基因,从各种抹黑扩大到“抹黄、抹红”,配合族群分裂同步採取感性的“抹伤、抹泪”。

这些“奥步”(手段)在今年的选战中几乎失去踪迹,主要还是民进党执政后因为权力在握的侵蚀与遗忘,失去了灵活生存的攻击性与想像力,取而代之的是以“调动资源权力”的传统主流手法。

当民进党终于决定要扑灭“韩流”,透过政权挟持国家资源与政府机器进行巨大且无死角的“扫描、猎捕、狙击”时,韩国瑜究竟能不能“闪得开、逃得过、禁得起”这个万眼、万手齐发的执政怪物的空前考验?在此同时,韩国瑜究竟是不是政治神秘主义中所谓的“注定的人物”(The One)?平地涌泉的“韩流现象”会不会成为台湾政治史上的空前奇迹?

在投票日当晚结果揭晓之前,真正最深邃奥妙的命运,其实正是这个“选民看不见、外界难以捕捉”,而当下确确实实正在进行中的“权力主流的扑灭过程”!这可能才是这场选战过程中最高潮迭起,却又不见天日的惨烈环节。

面临高雄可能败选的焦虑,终于让倚恃权力且傲慢的民进党上上下下感到了阵阵酸疼。随着韩国瑜选前的民调数字越见发威,甚且还外溢到其他县市选情,局部的酸疼已经正在蔓延成绿营地方执政即将“断筋碎骨”的可能了。

而一切企图抹杀韩国瑜的奥步,最终也还是枉然!机关算尽的民进党压根没想过:韩流当道从来不是“喜欢韩国瑜”,之所以人潮喷发聚集、万头簇拥欢呼,一切只是因为“讨厌蔡英文、讨厌民进党”,就这么简单而已!根深柢固的这个,抹杀得掉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