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后的特朗普权力与特朗普主义

字体大小:

作者:孔诰烽

美国这次中期选举前,很多媒体都预测特朗普近两年施政犯众怒,自由派选民将空群而出,形成“蓝色浪潮”,将共和党候选人拉下马,把选举变成对特朗普表达不信任的公投。

特朗普与共和党并无输选举

选举出来的结果,是民主党在众议院选举一如预期获得过半数议席,结束了共和党自2010年中期选举大胜以来的多数地位。但令自由派失望的,是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多数地位反而得到扩大。几名得到特朗普热烈支持、对他十分忠诚的共和党人,更在密苏里、印第安那与北达科他州成功挑战竞选连任的民主党参议员当选。

如果将这次中期选举的结果,放在历次总统首届任期中期选举的其他结果比较,我们便会发现,这次选举结果对共和党来说其实没有很差。特朗普在选后记者会吹嘘这次选举结果是共和党胜利,并没有太夸张。美国选举制度的设计,本来就是防止总统独大、一党独大。全体众议员和部分参议员在总统选举后两年改选,就是确保反对党在一届总统做到一半时,有机会掌控三权分立政府中的立法部门,制衡总统和执政党权力。

克林顿在其第一届的1994年中期选举,遇到民主党在众议院失去54席成为少数;奥巴马在执政近两年后,民主党在2010年中期选举失去63席成为少数,局面都比现在共和党只是失去30席左右众议院议席更糟糕。而执政党在中期选举中的参议院多数议席获得增加,更是在过去100年只发生过3次。

现在美国国会的众议院由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又由共和党控制,对特朗普余下任期将有何影响?众议院的其中一样最大权力,是成立委员会调查白宫官员、传召官员作供和强制官员交出协助调查的文件。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将会对特朗普作出更大制衡。

特朗普将受更大制衡 美主流续向右

共和党扩大对参议院的控制,将令共和党继续将美国政治主流往右推。美国的联邦法官与解释宪法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均由总统提名,由参议院审议通过。共和党控制了白宫和参议院,他们便可以随心所欲地将保守派放入这些重要司法位置,特别是终身制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保守派在最高法院成为多数后,推翻妇女堕胎权和取消正面歧视政策等,一直是保守派梦寐以求的胜利。

至于特朗普在余下任期,将如何推行他承诺的政策?众议院落入反对党手中,不等于施政难行。被公认为近世最伟大总统的共和党列根,在位8年,国会众议院都由民主党控制,这并无影响他的大胆施政。克林顿在位8年中的6年,众议院都在共和党手里,也没有阻碍他完成福利改革等重要施政。

现在特朗普要推行他的政策,可以选择通过签署总统行政命令的方式进行。奥巴马政府在共和党控制了众议院之后,基本就是靠行政命令治国。这种施政方式的弊端,是下任总统可以随意取消上任的行政命令。特朗普上任之后便签署了多个行政命令,将奥巴马时期有关禁止在北极圈钻油、监管财经机构等多个范畴的行政命令取消。

事实上,特朗普刚上台、共和党仍占众院多数时,他很多最爆炸性的政策,如禁止多个伊斯兰国家国民入境、向中国货品征收一波又一波关税开打贸易战等,都是绕过需要两院漫长审议协调的立法程序,多快好省地通过行政命令施行的。共和党在失去众院多数后,特朗普将更多通过签署行政命令推行新政。

基建和反中——两党最大共识

当然,特朗普与共和党要推行很多政策,最后还是要经过国会立法程序,影响才能长远。例如他一上台,共和党便火速在国会两院通过减税方案。共和党本来承诺,如他们能维持众议院多数,将推行新一波的减税立法;但现在共和党失去众院多数,民主党又一直批评共和党的减税议案只利大企业与富人而会毁掉联邦财政健全,所以应该再难以推行。另外共和党在控制两院8年,一直声称要推翻已经在2010年立法成案的奥巴马医改,但都未能成事。现在共和党失去众议院多数,肯定更不可能。奥巴马医改,势将千秋万世了。

执政党没有众议院多数,不等于一定无法再通过立法推行新政策。1996年克林顿领导民主党与国会共和党协商,成功订立新法改革福利体制,便是一例。现在民主、共和两党在各项议题上的两极化极度严重,剩下来还能凝聚两党共识的议题,便是催谷经济与对付中国两项了。

特朗普刚当选后,曾承诺要联邦政府带动美国各地重建公路、机场等基础建设,增加就业和提高美国竞争力。这个政策,不少民主党人也支持。但他执政两年内,在这方面仍无进展。中期选举结果出来后,特朗普又再重提。这恐怕会是他在余下任期内要显示做实事,又能得到众院支持的方向。

另一个在国会得到民主、共和两党高度共识的范畴,便是制衡中国大陆和支持台湾了。最近美国国会多个不理中国大陆强烈抗议挺台湾的法案,包括容许美国高层官员访问台湾的《台湾旅行法》和加强美国对台军事支持、推动美台联合军演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和限制中资投资美国的法案,均得到民主、共和两党广泛支持,在获得压倒性票数甚至零票反对下通过。这样能跨越两党的投票结果,在民主、共和两党愈来愈壁垒分明的今天,十分罕见。

特朗普要通过立法进一步对付中国大陆,将是他在国会遇到最小阻力,又能显示他“让美国再次伟大”决心的路径。

由此可见,中期选举结果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并不是重大打击。相对于历史上的历次中期选举,这次结果甚至表明选民对特朗普的反弹远逊自由派媒体和学者的估计。民主党重夺众议院多数,将增加他们对特朗普滥权乱来的制衡,令“美国正步向威权法西斯”的论调成为无的放矢。而这个选举结果,除一些特定议题外,并不会对特朗普在余下任期推行他的政策造成太大掣肘。

特朗普不会成为独裁者,但将右翼文化保守主义与反全球化结合的特朗普主义,仍将继续。

作者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韦森费特政治经济学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