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后 “亲台派”仍占要职

字体大小:

作者:洪鑫诚

特朗普上台以来频出“台湾牌”,美国“亲台派”是幕后重要推手。因而,期中选举之后,“亲台派”议员实力消长及美国的对台政策走向备受各方关注。

的确,此次改选波及了一些“亲台派”席次,尤其是在全面改选的众议院。其中,执政的共和党面临较大压力,部分亲台众议员选前就放弃连任,其他议员也不少陷入苦战,整体胜负参半。

首先,两位重量级亲台派议员宣告出局,包括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伊斯,以及外交委员会荣誉主席罗斯雷腾。另两位重量级亲台派,在众议院共和党外交委员会中排行第二史密斯及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约霍都以绝对优势连任。此外,《台旅法》的提案人夏波艰难保住席次。而长期反中,今年提出“美台恢复邦交”议案的罗拉巴克败选。

民主党的选情顺利得多,重量级亲台议员安格尔、西瑞斯、康纳利、薛曼等人都轻松胜出。在民主党拿回众议院之后,安格尔可能占据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要职。

参议院改选幅度较小,变动最大的应属外交委员会主席库尔克宣布退休。外交委员会主席很可能将由外交委员会民主党领袖、“台湾连线”共同主席梅南德斯担任,他过去曾担任过这一要职,也是今年9月提出“台北法案”的参议员之一。

总的来看,中期选举的结果对涉台法案的实质推动能力冲击最大的,无疑是罗伊斯及罗斯雷腾的离职,二人推动法案的能力排名前列。不过,除了共和党席次有所损失之外,国会亲台议员整体实力未受太大冲击,两院外交委员会主席也仍将由亲台派议员担任。

与国会立法过程的冗长相对,总统可以以行政命令灵活出手,其对两岸乃至中美关系的影响未必如正式法案深远,但却更为快速、不可估摸。

特朗普上任初期因频繁换将而为人诟病,如今却已基本确定核心团队。而这些最终“被留下来的人”则是名副其实的“亲信”。现在,从国安顾问博尔顿,到经济智囊纳瓦罗,乃至国务卿蓬佩奥,特朗普“小圈子”里的亲台派、对华强硬派不减反增。当这样一个白宫继续使出“台湾牌”,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对中战略转向强硬这件事上,美国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朝野共识,而友华、理性的声音则相对被动。如在国会“台湾连线”之外,支持涉台法案的议员人数近年也节节攀升,对台湾战略价值的利用有“溢出”传统亲台派范围的迹象。

综上,“台湾牌”的风险并不会随着期中选举一并落幕。

好消息是,贸易战僵持至今,特朗普政府终于寻求和解,中美关系回暖的机会之门开始浮现。本月,中美重启外交与安全对话,杨洁篪和魏凤和赴华盛顿出席。蓬佩奥在会上说到:“美国不追求用冷战遏制中国的政策。”马提斯也重申,竞争不代表敌意。

本次对话也被视为为即将到来的G20峰会“铺路”。目前,中方已向美方递交了一份清单,表明了愿意采取哪些行动来解决贸易争端。特朗普也在16日表示,他可能不会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多关税。

中美关系能否柳暗花明,“台湾牌”的豪赌能否告一段落,且看阿根廷的“习特会”如何吧。(作者为台大政研所硕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